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德国 > 德国

德国鲁尔区的“人造风景”

    

    一个灰蒙蒙的下午,汽车导航带着我们驾车穿过德国鲁尔区的心脏。我的目标是:在原先的工业区内寻找一丝文化的气息。密集的铁路、输气管以及类似中国上世纪70年代末修建的多层红砖瓦楼从身边滑过,让人联想起“大炼钢铁”的时代。

  德国鲁尔区一角

  

    到了。杜伊斯堡的梅德里希城区埃姆舍大街71号。目的地隐藏在一个十字路口后面。就在交叉路口边,矗立着一家奔驰车的专卖店,象征着德国国家尊严的奔驰之星熠熠闪光。杜伊斯堡风景园(LandschaftsparkDuisburgNord)是一个公园,一个乡土历史培训基地,一个无需防盗系统的露天博物馆。曾经辉煌一时

    第一眼看去,杜伊斯堡风景园并不那么惹眼。在烟囱、冷凝塔如林的鲁尔区内,人们已经习惯了高耸的工业建筑,没有人会多看它们两眼。但这些建筑,不论是冒烟的还是不冒烟的,都曾经为鲁尔区的发展做出过自己的贡献。停车场上,野草掩盖了废弃的窄轨铁路。多年的严冬在柏油路上留下了碗碟大小的坑,记者的奔驰车开进停车场如同进行越野赛一样。更大的问题是,等我下车驻足观看,杜伊斯堡风景园并不是真正的“风景园”,映入眼帘的却是锈迹斑斑的高炉和输气管。这里是一个废弃的炼铁厂。

    迪尔克·布辛先生接待了记者。他是杜伊斯堡风景园的执行主席。他肯定了我的第一印象:这里曾经是一个炼铁厂。从1903年开始,后来举世闻名的蒂森克虏伯集团就选址这里提炼铁水,直到1985年4月4日最后一炉铁水出炉。这座被称为“5号高炉”的庞然大物在82年中,不分白天黑夜,一共产出了5800万吨生铁,平均年产70多万吨。但是布辛先生强调,在炼铁厂关闭之后,这里已经成为杜伊斯堡风景园,一个真正的风景园。

    公园门口,一个两米多高的铁水罐车讲述着“5号高炉”的兴衰。当年,就是这种鱼雷状的罐车,将生铁水通过铁路运送到邻近的钢厂提纯,这里出产的产品曾经行销全世界。停产后,铁水罐车已经成为“5号高炉”的标志物,青苔已经悄悄爬上了车顶。整个场面很像著名摄影师EdwardBurtynsky的组图《人造风景》(ManufacturedLandscapes)中一系列摄人心魄的景观。向下一代讲述历史

    如今的风景园首先是一个学习园地。执行主席布辛说,随着重工业从鲁尔区逐渐消失,很多孩子都不了解他们的父辈挣钱养家的煤钢行业到底是什么样。

                  

       

    在“5号高炉”的49米平台上,记者遇见了施蒂菲。她的下嘴唇正中挂着一个银色的唇环,特别引人注目。她是在当地土生土长的孩子。师范院校毕业后,她在一所小学里担任老师。她用“怀旧美”来形容鲁尔区,以此来怀念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煤钢工人。对29岁的她来说,废弃的工业厂房不仅仅 是生锈的管道和高耸的烟囱,而是一段历史,一段工人的血泪史。每一个螺钉螺母,都在讲述一群人,不,是一代人的命运。高炉虽然凉了下来,可鲁尔区彼此的人心是温暖的。

    “每当我来这里参观的时候,总是感到一种悲伤。”巴尔多·布雷诺是炼铁厂5号高炉的元老。早在上世纪70年代这里铁水流淌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炼铁厂的高级工程师。退休之后,他和其他6名原来的同事一起,为游客做义务导游。布雷诺怀念工厂运作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这是别的工厂没有的。”可以潜水的游乐园

    厂区最宏伟的建筑除了高炉之外,就是储气罐,用来储存高炉炼铁置换出的气体,并用水密封。这种被称为“卷帘式”的气罐如同活塞,气多的时候,气罐就被顶上去。围绕气罐的楼梯上了锁,牌子上写着“非潜水员勿入”。布辛介绍说,在铁厂停产后,这里被改建成一个潜水者的乐园。为了增添潜水的乐趣,总共13米深的水池中被放置了当时工厂的标牌,自行车,甚至汽车残骸。

    不愿下水的人,也可以在这里攀高。在杜伊斯堡风景园,原先炼铁厂用来堆积大量矿石的填料坑,如今被改建成攀岩的场所。难度设置有难有易,既适合专业选手挑战自我,也适合儿童玩乐。原来,风景园还是一个游乐园。“工业”与“文化”不矛盾

    杜伊斯堡风景园改造花费了8000万欧元,欧盟以及杜伊斯堡隶属的德国北莱茵威斯特1州承担了改建的费用。用这笔钱可以让中国企业购买两个鲁尔区的炼焦厂,但是,杜伊斯堡人决定将他们对煤钢时代的美好回忆改建成一座风景园。

    风景园设计师、德国慕尼黑工大教授彼得·拉茨(PeterLatz)的设计思想理性而清晰,他要用生态的手段处理这片破碎的地段。首先,上述工厂中的构筑物都予以保留,部分构筑物被赋予了新的使用功能。高炉等工业设施可以让游人安全地攀登、眺望,废弃的高架铁路可改造成为公园中的游步道,并被处理为大地艺术的作品,工厂中的一些铁架可成为攀援植物的支架,高高的混凝土墙体可成为攀岩训练场……公园的处理方法不是努力掩饰这些破碎的景观,而是寻求对这些旧有的景观结构和要素的重新解释。

    于是,那些曾经生机勃勃的庞大的建筑和货棚、矿渣堆、烟囱、鼓风炉、铁路、桥梁、沉淀池、水渠、起重机重新活了起来。

    布辛先生说,“工业”与“文化”并不一定矛盾。文化不仅仅是指艺术或者人文科学,也包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德国鲁尔区受到了工业历史的影响,而工业历史是这里煤矿、钢铁厂的工人们撰写的。“我无法想象杜伊斯堡的城区没有风景园是什么样。这里是城市社会、文化和经济生活的一部分。我已经在风景园工作了10年,我从来没有觉得无聊过。”                 

  

上一篇:[多图]法兰克福 莱茵河畔的明珠
下一篇:[多图]漫步布鲁塞尔街头 早上起来先喝啤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