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俄罗斯 > 俄罗斯

四轮驰骋“寒极”地带

      西伯利亚,被称为北半球的“寒极”。气候寒冷,人烟稀少,最低温度达零下70摄氏度。整个西伯利亚地区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不足1人。在这块“冻土”上,历史上也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地方。沙俄时代开始,一直是“流放地”,普希金的诗《在西伯利亚矿井深处》,就是将该地区和沙俄时期的流放、苦役联系在一起。但就是这块土地吸引了像李小东这样的自驾人前往探寻。

        电视策划人李小东,足迹遍及海内外30多个国家,他自言自己是个有“俄罗斯情结”的人,1991年,就因为这一份情结,背着背包,单枪匹马只身独闯前苏联,并在莫斯科红场见证了前苏联十月革命最后一次纪念日。15年后,为了再次圆梦,他们一行20多人,自驾6辆越野吉普车,穿越俄罗斯的“寒极”地带——西伯利亚。日前,他向记者讲述了此次的自驾过程。

        从广州出发, 飞满洲里,从内蒙古满洲里口岸出境,并在此开始自驾车,穿越遥远而神秘的俄罗斯远东地区——西伯利亚。经后贝加尔斯克-帽盖图-阿金斯克-赤塔-乌兰乌德-西伯利亚第二大城市伊尔库茨克(贝加尔湖)行程3000多公里。

        对于俄罗斯,外国游客可能担心的不是她如何,而的经济首先是入境的困难程度。15年前我乘列车从前苏联回国进入满洲里海关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过关的中国乘客基本都要进入“暗房”搜身,所有大件行李都以“他们的理由”扣下一至二件,甚至不准夹带卢布出境。

        带着这份阴影,我们的车队从满洲里进入俄罗斯口岸,大家的心跳开始加快,我们是首个自驾团,基本没有先例可循,每辆车都“武装到牙齿”——对讲机、GPS、无线电台、户外装备等等,一看就是“有来头”。幸好,尽管俄罗斯边防警察面无表情,但仍友好和耐心,还让我们全车队走“绿色通道”(即不用人车分开,拖行李下车过检)。尽管在等待边检验证时还是体验到俄罗斯人3个多小时的“太极”办事方式(间中还要午休停办),从边检至海关柜台约50米多远,足足走了20多个来回,盖上6个大印:核 对签证、车辆准行证、司机驾照、执照等,但最后还是“出师告捷”。

        终于进入西伯利亚境内,西伯利亚足有半个中国那么大,从满洲里进入后贝加尔斯克、赤塔直至西伯利亚中心——伊尔库茨克,约有1500公里,都是一条公路直通,可以直抵莫斯科。这里的公路只相当于广东的一级公路或二级公路,只有双车道,还没有什么高速公路或高速规划的痕迹。  

        奔驰在9月的西伯利亚辽阔的草原和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几百公里的奔驰就如翻开一轴长长的画卷:原生态的白桦林、满目黄金。随着气候变化的地带,依次为绿色、红色,到了深秋地带,白桦林已剩下雪白的枝头,而地上却堆满厚厚的红色、紫色的叶子和各种绚丽的野花。看到这种景致,我们总算明白为何只有以油画才能表现这种意境。

    

        我是很有前苏联情结的人,而和我同行的人大都在四五十岁,他们的“苏联情结”大都源于早年的苏式教育,一路走来,我还专门准备了一套前苏联的经典歌曲和军歌,“喀秋莎”、“跨过高原、越过平原”、“在贝加尔湖的草原上”……在驾行中伴随雄壮的歌声奔驰苏俄大地确实能放松心灵。

        我到过莫斯科,老实说,那种我们脑海里烙印的“苏联痕迹”已经所剩不多,但在远东的西伯利亚,你可以找得到这种保存完好的痕迹。无论在城市、乡村,随处可见前苏联制造的“伏尔加”、“拉达”国产品牌仍然满街跑。在伊尔库茨克、乌兰乌德等大城市,四星级酒店宾馆外观还气派,但里面却守旧不变,电梯仍是几十年不变的老式国产电梯,上落时轰隆隆作响,房匙钢吊头比我们的手机还重。      这里的双人房更是不可思议,不到十平方米的空间容纳两张床,睡床就如沙发般大小,可见高高大大的俄罗斯人还是“能屈能伸”的,但有点难为外国游客了。电视机更是老掉了牙,我15年前在莫斯科家庭居住时就是同一类型国产机。更有意思的是墙上挂着的广播收音机等,就像中国农村当年生产队的广播站大小的收音机。这种“广播机”据说从前苏联二战时一直沿用至今,颇有纪念意义。当年卫国战争就是靠这种广播器,向千家万户“发布”战况,号召民众提高警惕,参与保卫战。

      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在2001年在西藏阿里途中,偶然遇到几位穿越中国东北、西北的俄罗斯探险旅行家。其中一位是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的旅游报刊主编记者别列日内赫。5年之后,我们在西伯利亚重逢。我是通过中文导游叶列娜找到这位主编的,当晚他带我们到他的办公室喝啤酒、咖啡。墙上贴满了中国西藏旅行拍摄的照片。他出版的杂志有不少介绍中国见闻的旅游图片。朋友无国界,哪怕只是路上相遇一刻,但同道情谊最可贵。

        如果问在西伯利亚有什么遗憾,我一定说是在贝加尔湖的时间太短了。

        贝加尔湖是西伯利亚的“明珠”,也堪称世界原生态的代表作。我们一行抵达西伯利亚中心——伊尔库茨克。首先选择距70公里的上贝加尔湖边住2天。白桦林围绕的湖畔别墅式酒店不大,湖畔环绕着色彩斑斓的金字结构木屋别墅。大伙徒步湖边,或探访民居、或赤脚湖滩清澈见底的五彩石上,欣赏湖上居民“渔舟唱晚”、优哉乐哉的情景,贝湖在金色的晚霞映照下,宛如童话世界。乘坐白色游船饱览贝加尔湖真是一次超级享受。大伙把酒临风,湖光山色倒真成了“秀色可餐”。

上一篇:[多图]游布拉格探访卡夫卡故居
下一篇:[多图]布达佩斯 美酒咖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