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爱尔兰 > 爱尔兰

迷醉爱尔兰 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爱尔兰酒吧

    迷醉威士忌

    “你开着教皇专车出来旅行?”在爱尔兰安特立姆沿海的度假胜地波特拉什(Portrush),一位开店的老板问我。见我一脸茫然,他就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好像面对的是个七老八十听力不佳的老大爷。然而,我得到的信息依然是他怀疑我把教皇的车偷偷开出来了。怎么会!我再次瞥了一眼我们租来的这辆难看的欧宝柴油车,难道在爱尔兰人的眼中,它很像教皇开的吗?就在我打算撇清与教皇的关系时,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他的问题是:“你们开的是商务车?”我把商务车(people carrier)听成了教皇专车(papal carrier)。爱尔兰口音是我踏上爱尔兰面对的第一个挑战。

    “不是,”我回答,“就是普通轿车。”来不及了,“教皇专车”这个名字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从那以后,我的车有了一个高级头衔——教皇专车。安特立姆(Antrim),听起来像是一种抗生素。其实,它是指东起波特拉什、南至贝尔法斯特的沿海地区。这里的小海湾和峡谷令人发思古之幽情——那些学识渊博的僧侣、封建领主、1和失事船只的残骸,为这片海岸增添了诸多的传说故事。这里狂风肆虐和微风拂面交替更迭,乍雨笼晴反复无常,同样独特的还有这里出产的威士忌。

    威士忌发源于爱尔兰,是爱尔兰人最早将蒸馏术从修道院传到民间,并将这种技术用于酿酒工业。1608年,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领有牌照的酒厂布什米尔(Bushmills),当时的英王詹姆士一世批准托马斯·菲利普爵士生产被称做“生命之水”的威士忌。然而,在爱尔兰,这显然是一个引来极大争议的说法,因为位于劳斯郡库利地区的洛克斯酒厂(LockesDistillery)也宣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持牌酒厂。几百年来,两家为此争执不下。但是管它谁是第一个,只要有免费的酒喝就好。抱着这种想法,我开着我的“教皇专车”大驾光临了老布什米尔酒厂。

  爱尔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用来拍摄关于“快乐童年”、“美好牧场”这种充满怀旧色彩、田园风情的肥皂剧

    爱尔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用来拍摄关于“快乐童年”、“美好牧场”这种充满怀旧色彩、田园风情的肥皂剧。每个小村落都会有一个教堂、两家酒馆、30几栋村舍和柔软的草场,草场的颜色仿佛让人看见了爱尔兰人那“翠绿的衣服”——就像土耳其人爱戴毡帽一样,爱尔兰人热爱绿色衣服。“教皇专车”穿过无穷无尽的绿色,终于抵达了布什河环绕的布什米尔酒厂。据说酒厂里用于酿制威士忌的大麦等谷物都是以布什河的河水泡制发酵而成,带着一股果香和蜂蜜香味,那是属于爱尔兰的味道。

    布什米尔做了4个世纪的威士忌,所以很清楚参观的人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向导带着我们很快地穿过麦芽浆桶、冷凝器和闪闪发光的蒸馏器后,就直奔主要环节而去——品酒室。在这里品酒可不是要让味蕾沾满酒的味道,然后吐出去,漱口,再品下一种。这里可是正儿八经地“品尝”酒——十来个小酒杯盛着各种酒供我们鉴赏、品尝、比较,当然还包括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咽下去。坐在我对面的一个中年贝尔法斯特女人刚落座时小声嘟囔:“我可是禁酒主义者。”然而,从单一麦芽威士忌、不同年代的混合麦芽威士忌到各种苏格兰威士忌和波旁威士忌,她品尝了一轮,最后“啪”地放下酒杯,宣布:“我的最爱还是10年的爱尔兰单一麦芽威士忌!再给我来一杯,谢谢。”

    布什米尔的蒸馏锅比其他酒厂的都要小一号,据工作人员解释,用小锅会有更长的蒸馏时间,口感会更香醇。我很希望他们的蒸馏锅能有更多的型号,那样,我在点酒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说:“给我来杯最小锅里的!”

    在香醇的威士忌和安特立姆迷人风景的双重迷醉下,我醺醺然已有醉意,以至于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脑子里思维混乱,各种信息胡乱对接。那边的悬崖顶上是邓路斯城堡(DunluceCastle)遗址,16世纪的时候毁在女妖的手中——闪电击中了正在这里举办的宴会,城堡的厨房连同厨子和食物统统跌落大海。继续往前是荒凉的托尔岬(Tor Head),1901年的时候,古列尔默·马可尼(GuglielmoMarconi)在这里发出了第一个无线电信号——现在似乎依旧能听到无线电的静电噪声。而海的对面,薄雾笼罩的海角就是爱尔兰的琴泰岬(Mullof Kintyre)——我仿佛能听见保罗·麦卡特尼(PaulMcCartney)数钱的声音,这家伙可真是发大了,谁让他是披头士乐队目前唯一健在的成员呢。

    抒情音乐 疯狂酒吧

    “他们打仗时是快乐的,唱歌时是忧伤的。”这说的是爱尔兰人。晚餐过后,在酒店的会客厅,客人们拿着酒围在诺拉·格兰维尔(NoraGlanville)和罗伯特·法兰特(RobertFarrent)身边,这两位当地的音乐家即将开唱。她60岁,却有着20岁的姑娘才有的清澈嗓音;他年纪更大,一生敲击钢琴键盘,弹奏《莫恩山》、《伦敦德里的天空》、《特拉利的玫瑰花》这些听来或许过于怀旧的音乐。这是表演给外国人的所谓的爱尔兰音乐剧吗?不是,这就是爱尔兰人自己的音乐。

    这一晚,我在康洛(Carnlough)的伦敦德里-阿莫斯酒店(LondonderryArms)过夜。这是一栋有着许多故事的建筑,布局不规则,外立面饰以三角墙和常春藤。这栋建筑在1848年由伦敦德里侯爵夫人修建,用做长途马车旅馆;1921年的时候,这里由她的曾曾孙温斯顿·邱吉尔爵士继承。在这样一栋有故事的房子里,很难不让人在心里编故事。比如,我就偷偷把温斯顿爵士想像成晚年性情乖戾的老头儿,就像英国情景喜剧《弗尔蒂旅馆》的男主人公一样,秃头、肥胖、烂醉如泥。但真正的演出一开始,我就顾不上再胡思乱想了。

    歌声响起,酒在手中传递,我们沉醉于冷漠与渴望滋生出的伤感中。我哽咽欲泣,许多歌都是小时候外婆唱给我听的,那么亲切又那么遥远,蕴含着岁月里的泪与笑。稍后,我们跑进附近的瀑布酒馆,想在临睡前听一点更为现代、粗暴、刺激的音乐,于是在自动点唱机上点了波格斯乐队(Pogues)以及由当地的小青年儿组建的一支摇滚乐队的歌。“你们什么时候打烊?”我问酒吧的服务生。“打烊?新年的时候。”他答道。

    贝尔法斯特的那些装修华丽的老酒馆是爱尔兰人的民族遗产珍宝,比如撒谎者(Fibber McGees)、莫里森精神杂货铺(MorrisonsSpiritGrocers)。到上面提到的任何一家酒吧看一看,喝两杯淡啤,你就再也不会去那些开在世界各地专门蒙骗游客、有着假冒爱尔兰名字的“速溶式”爱尔兰酒吧。贝尔法斯特不仅是一个酒吧之城,也依旧是一个教堂之城,但爱尔兰人非常肯定地对我说:“没有一个地方像这里,对于基督教精神是只说不练。”这就是贝尔法斯特,一句妙语中包藏着信仰和宿命的矛盾之处。

    在接下来的酒吧探访中,我们闹出了爱尔兰式的笑话。因为对柴油车没有经验,我们给这辆神圣的巡视礼车加了普通的汽油,也许这惹恼了我们的车轮,于是,它在行驶中愤怒地飞了出去。当我打电话给租车公司,解释为什么他们的“教皇座驾”无法返回时,电话另一端的绅士表现出了“克制”的暴怒。

    “我们爱尔兰人充满了悖论。”听完我关于上述事件的控诉,那位六孔哨的演奏者就着手中的淡啤,吞云吐雾地说道。这是在梅奥郡(CountyMayo)海边的韦斯特波特村(Westport)一家名叫MattMolloy’s的酒吧,乐手们正在中场休息。这间酒吧里似乎永远众生喧哗——他们聊得兴致高昂,喝着淡啤高声谈笑,扯着嗓子大呼小叫。

    天色已晚。我们到达这家酒吧的经历充满了爱尔兰式的喜剧色彩。最初,我失望地发现酒吧大门上赫然挂着“打烊”的牌子,仿佛是忍受了一整天吉尼斯黑啤和嘈杂,终于可以透口气了。“没关系,我有办法。”一个偶遇的都柏林女孩对我说。她带着我走进后巷,轻轻拍打酒吧的后门。一个警惕的男人声音在问:“谁?”她非常诚实地回答道:“是我。”这一定是开门的咒语,因为,话音刚落,门“砰”的一声打开了,我们进到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充满了欢笑声,以及小提琴、六孔哨和风笛的声音。这家酒吧很出名,老板莫洛伊先生曾在著名的“酋长乐团”担任风笛手。酒吧里有大概50个人,被烟酒弄得晕头转向,享受着被我的新朋友,那个六孔哨演奏者称之为的“下班后的小1”。

  穿过那些写着地名的风景,你会觉得“桶匠咖喱”、“讨厌的钱”、“讨厌的吓唬”、“愚蠢之路”??这些古怪的地名放在那里就是为了在你迷路的时候,逗你哈哈大笑的。

    爱尔兰式幽默

    在爱尔兰共和国自驾应当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是两种,路标也是用两种语言标示,但无论你是说爱尔兰语还是英语,都会迷路。不过不用担心,穿过那些写着地名的风景,你会觉得“桶匠咖喱”、“讨厌的钱”、“讨厌的吓唬”、“愚蠢之路”??这些古怪的地名放在那里就是为了在你迷路的时候,逗你哈哈大笑的。

    爱尔兰不是对老百姓管头管脚的国家,不会告诉你什么时候走路,思考什么问题,怎么吃东西。爱尔兰人非常喜欢开玩笑,甚至是开自己的玩笑。都柏林某报的专栏作家一脸严肃地说:“我们可以统治世界,只要我们长得漂亮。”他们开宗教的玩笑:“来自英国的1圣帕特里克(StPatrick)来了后,想教化我们——当然他是以失败告终。”当然,他们还拿天气开玩笑:“我们要求加入第三世界,但因为我们的天气缘故而被拒绝了。”有时候,他们的笑话信手拈来——一个朋友问寄一张明信片到澳大利亚需要多少钱,邮局的女士用纯粹的“邮政逻辑”回答说:“那得看你要在上面贴多少张邮票了。”爱尔兰人也喜欢拿美国人开涮。古堡经理萨曼塔·莱斯利说:“我们知道旅游旺季什么时候来。5月前后,前门的对讲机里会有一个美国口音的男人说‘嗨,我猜我们是亲戚。我老婆也姓莱斯利’——他们总是这样套近乎。”

  色彩鲜明的街道一角

    萨曼塔·莱斯利是一位年轻的职业酒店管理者,在这座名为“莱斯利城堡(CastleLeslie)”的家族城堡从事管理工作。这个城堡可不一般,它位于莫纳汉郡(CountyMonaghan)的格拉斯劳(Glaslough),占地1000英亩,有300多年的历史。古堡旁边还有一个与所在地同名的湖泊——格拉斯劳湖。湖水清澈如镜,在每一个晨昏倒映漫天光影,简直要把古堡托上仙境。

    那天晚上,我们在富丽堂皇、散发着霉味的城堡里过夜。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得这个拥有70个房间的城堡酒店成为无数名人的心头宠。尤其是这里的14间古董卧房更是吸引了包括克伦威尔、丘吉尔和滚石乐队的主唱米克·贾格尔的造访。晚餐的时候,萨曼塔·莱斯利的叔叔给我们讲起有关这座酒店的轶闻趣事:

    “米克·贾格尔在60年代末曾经躲在这里,自称为‘迈克耶格尔先生’,”他回忆说,“本来一切都风平浪静,直到有一天,一群来自都柏林的女生去野餐的时候看见了他。这帮疯狂的粉丝追得他四处跑,后来跑进了我们的教堂塔楼。然而女孩儿们不让他下来,除非他在她们的衬衫上签名。当时是夏天,姑娘们穿的衣服都很短小,所以我猜他也可能把名字签到了她们身上。6个星期过后,我接到姑娘们所寄宿的修道院院长令人痛心疾首的电话,她说,怎么办呢?姑娘们到现在还拒绝洗澡!”

    “她们为什么不干脆把米克的签名直接文在身上呢?”一个来自都柏林的17岁少年说。爱尔兰人是天生的讽刺行家,他们言辞犀利、不留情面却又充满幽默的灵光。我们开车经过一所高级男校时,被告知,知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塞缪尔曾在这所学校教书,直到被开除。在他任教期间,校长曾劝告他说,阅卷的时候评分不要太严厉,毕竟,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是“贝尔法斯特年轻人中的精英”。据说贝克特的回答是:“没错。0的‘精’。”

    在斯莱戈郡(CountySligo),我们稍事逗留,因为这里就是叶芝诗中所写的著名的“愿望之地”。爱尔兰诗人叶芝为这里带来了巨大的旅游收入。每天,有许多游客来到德拉姆克立夫(Drumcliffe)圣科伦巴礼拜堂旁的墓地,探访这位诗人和他的妻子乔治娜的坟墓。我们的导游看到墓碑上刻着两人的年龄差异,觉得羞怯。叶芝娶了一个比他年轻27岁的女人。一个来自都柏林的游客说:“她甚至不能称之为女人,只是一个15岁的小姑娘。向她求婚的那一天,他估计也向她的妈妈求婚了。啧啧!”

    安格斯·坎特韦尔是专门研究叶芝的学者,我们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他说:“叶芝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但为人愚笨”。他把叶芝称为“伟大的爱尔兰蠢货”。坎特韦尔接下来对我们四周仙境般的爱尔兰美景发表了精彩的评论:“它就像一部我们看不懂的手稿,但正如叶芝所言,你能感觉到‘另一个世界似乎就在不远处’。”

    爱尔兰诗人的诗句或许就源自斯莱戈附近卡洛莫尔(Carrowmore)的巨石,我们在有着6000年历史的石墓中穿梭,这是欧洲最古老的建筑——如果的确是人类的杰作的话。在你进入的任何一家酒馆里,那些诗句与发生在这里的各种闲谈遥相呼应。在这里,在香烟的熏蒸中,在一杯杯吉尼斯黑啤的抚慰下,你通过诗歌和语言触摸到爱尔兰人的灵魂深处。

    每一个夜晚都是充满音乐的夜晚。酒吧里,有人拉起小提琴,还有人敲起了爱尔兰的民间乐器——宝思兰鼓。歌手先对着把房顶都要吵翻的人群一通咆哮:“我们要演出了,麻烦你们闭嘴!”果然,大家闭嘴了。一段关于抵抗或者流放或者爱情的旋律,穿过嘈杂的谈笑声流淌出来,众人全部安静下来,刚才还群魔乱舞的一群人,顷刻间变得凝神肃穆,安详如圣女。这时你会发现,让你的眼睛和神经饱受刺激的,不是烟,而是这个充满趣味、不按常理出牌的国家——爱尔兰。

    旅游攻略:

    签证:中国公民需持有效护照办理签证,提供资料包括在职证明、3万元以上存款证明、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户口本、3张2寸照片。爱尔兰使馆签证处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河南路14号塔园外交办公楼2-11-1。

    航班:目前没有直飞航班到达都柏林,可通过法航、荷航、汉莎、东航等转机到达。

    气候:爱尔兰的气候属温带海洋性气候。由于海湾洋流和西南季风的影响,爱尔兰的气候相当平和,整个国家的气温也高度一致。最冷的月份是1、2月,平均温度在4℃到7℃之间。7、8月最温暖,气温在14℃到16℃。低于-10℃和高于30℃的极端温度,在爱尔兰是非常罕见的。建议在3月初到爱尔兰旅游,因为这时有都柏林最为盛大的节日圣帕特里克节。如果7月或8月到爱尔兰,天气比较温暖,白天长,而且有很多节日聚集在这两个月份。这两个月是旅游旺季。春季秋季去爱尔兰旅游也是比较好的,这时人比较少。冬季不适宜到爱尔兰旅游,很多酒吧和餐馆从10月到次年复活节才开放。

    语言:英语、爱尔兰语。

    美食:烤羊扒和牛扒爱尔兰的牛肉和羊肉质量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这里的牛肉和羊肉,肉质紧实但不难嚼、多汁且细腻。口感特别好,而且羊肉没有膻腥味,又特别容易烹调,让人补铁、饱肚子的同时,享受美味。需特别注意的是,餐厅提供的单份牛排的量是超级大的,一般在中国的西餐厅我们所吃到的牛排是12盎司,而在那里的牛排足足有18盎司,足够2?3人同时分享。

    购物:健力士啤酒 是一种色黑味苦的啤酒,由吉尼斯家族所创制,是爱尔兰人引以为自豪的名酒。这种啤酒是由烧焦的小麦酿制而成的,据说很有营养价值,在医院里身体虚弱的病人可以此为补品。

    华登峰水晶:产自爱尔兰的水晶,闻名世界,纯度高达33%。包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纽约时代广场迎接新千年具跨时代意义的巨大水晶球都由华登峰水晶厂出品。

    克拉达戒指:克拉达戒指是爱尔兰的特产也是爱尔兰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克拉达戒指有很多颜色和材质可选择,但整体式样是两只手的造型环抱一爱心,爱心的正上方有一皇冠。寓意“让爱情和友谊主宰一切”,这样一个充满诗意的宣言让一个关于戒指的传说在爱尔兰延续了400多年。按照传统,佩戴克拉达戒指时,皇冠朝向指尖处是表示已经恋爱或结婚了,心朝向指尖处戴便表明现在单身。

    手工粗花呢制品:爱尔兰的传统织品,以其保暖性和持久耐磨而出名,这种粗花呢在Donegal小镇手工编制的技艺已经流传了几个世纪,苔藓绿、褐色、蓝色等都为经典颜色。

    景点:

    巨人堤:(Giant’s Causeway) 爱尔兰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是由4万根插在海里面的六边形玄武岩柱子构成的桩墙,它激发游客站在每一处的犄角旮旯,没完没了地拍照留影。与这些列入世界遗产的“管风琴”有着重要关系的,是传说中有着奇怪名字的巨人武士费恩·麦库尔(FinnMcCool);在那些被费恩称之为“许愿座”的石头上,有许多游客流连徘徊,许下心中的愿望。我怀疑,没有游客会关心费恩的身材究竟有多巨大。根据爱尔兰小说家福兰·奥布莱恩(Flann O’Brien)的描述,他的背“宽到足以阻挡一队穿过山口的武士,而且每条大腿都和马的肚子一般粗。

    莫赫悬崖:位于克莱尔郡,由地壳变动和大西洋骇浪惊涛无数年冲击而成,是大自然令人叹为观止的杰作。整个海岸如同是被斧劈剑凿一样,均是笔直地高高矗立在大洋边,悬崖最高处距海平面在200多米,极为雄伟壮观。莫赫悬崖地形怪异,以奇险著称。悬崖附近,高耸着一座圆柱体的荒废不堪的古堡,像一个颓然而立的骑士。

    圣帕特里克大教堂(St. Patrick’sCathedral) 位于都柏林市区利费伊河南岸西侧。是都柏林在中古世纪的第二间教堂,坐落在市区中基督教起源最古老的地方,据说,St.Patrick就在这里的一口古井受洗,而彻底地转变皈依于基督教。最早的圣帕特里克大教堂建于公元450年,其后经过几度改建至今天的规模。公元1181年,英王享利二世指派JohnComyn为都柏林大主教后,陆续开始兴建圣帕特里克大教堂,一直持续到14世纪末,今日的教堂则是19世纪时改建的。西侧的钟塔,是在1370年整建时加上的,至今收藏着全爱尔兰最大的钟。在这间教堂中,除了有早期塞尔特人的墓碑以外,还有在爱尔兰建国历史中的重要人物,包括爱尔兰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也埋葬于此地。

    凤凰公园 坐落在都柏林市中心西北部利费伊河北岸,爱尔兰最有名的公园,也是西欧最大的城市公园。公园外侧边缘地带是覆盖着茂密林木的峡谷,靠近市中心一边有方圆15英亩的绿草平川,自然放养着几百只小鹿。公园中马路纵横,爱尔兰总统府、美国大使馆等建筑也坐落其中。

    斯凯利格·迈克尔修道院 在爱尔兰西南部12海里外的一座仅0.18平方公里的远海孤岛上。建于公元7世纪,为欧洲现存最古老的修道院之一。是反映基督教初期时代的建筑风格的重要史迹。房屋形如蜂窝,沿凸凹不平的岩地而建,没有丝毫的修饰痕迹,唯有十字架显示着这是基督教建筑。从出土文物和菜地遗迹略可了解当时修道士们在这孤绝海岛上艰辛的生活状况。

  .pb{}

  .pb textarea{font-size:14px; margin:10px; font-family:"宋体"; background:#FFFFEE; color:#000066}

  .pb_t{line-height:30px; font-size:14px; color:#000; text-align:center;}

  /* 分页 */

  .pagebox{overflow:hidden; zoom:1; font-size:12px; font-family:"宋体",sans-serif;}

  .pagebox span{float:left; margin-right:2px; overflow:hidden; text-align:center; background:#fff;}

  .pagebox span a{display:block; overflow:hidden; zoom:1; _float:lef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visited,.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text-align:center; width:53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active,.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active{color:#363636; border:1px #2e6ab1 soli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0 8px; height:23px; line-height:23px; color:#fff; cursor:default; background:#296cb3; font-weight:bol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padding:0 8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active{border:1px #2e6ab1 solid;color:#363636;}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393733; width:22px; background:none; line-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上一篇:[多图]浪漫的欧洲小镇琉森
下一篇:[多图]捷克:羽化成蝶的蜕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