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挪威 > 挪威

挪威:沉浸在奇幻的森林和梦幻的海湾

  飞机穿过云雾,带着我向斯堪的纳维亚前进,北极圈一点点在靠近,纬度不断地爬升。北纬58度,挪威最南端,比中国最北点还要北;北纬71度10分21秒,还是挪威,欧洲大陆到此结束。

 

  传说,挪威的森林是一片大得会让人迷路的森林。这让我总是仿佛回到挪威的那条公路上,目光穿过咖啡的氤氲、穿过玻璃窗、穿过公路外寂静的山林、斑驳的光影下,秋日树木浓烈的橙色已然在“挪威的森林”中上演,由浅到深,正向着红色过渡。林中空地上弥漫着淡蓝色的轻雾,尽管头顶着刺眼的阳光,却依然很难分辨森林深处的细节,看来在这里出现“迷失”并不是什么怪事。

http://travel.sina.com.cn/world/2010-04-01/1753132410.shtml#page_pic> 

极光之城Alta有着全球最独特的酒店─完全由冰块建造的Alta Igloo Hotel

 

  第一天 北角 欧陆尽头

  铺满嫩绿、杏黄、深青、紫红的蕨类植物、点缀着白色小花的原野就像一块大得不着边际的印花布,而公路就好像印花布上的一条裂痕,我们的车就像一把剪刀,前面总是茫茫的一片颜色,混杂、无序、没有尽头。车轮划过的一刹那,大地被裁剪开,柏油路升了上来。

  车正从芬兰北部的重镇伊瓦洛(Ivalo)一路向北疾驰,此时早已穿越国境线进入挪威境内,但是我却已有些疲惫,毕竟这是一段超过6个小时的路程─这条公路的单纯程度是我事先没有预料到的,好像放映机里只插了一格胶片,难免美丽得让人有些昏昏欲睡。多亏了咖啡。一路上咖啡是最好的调剂,每走一段路,就会看到路边有别致的咖啡馆在营业。所有的饮料都是自助式的,客人总不会很多,大多是赶路的人们,心情好的时候多加一些鲜奶和方糖,不清醒的时候最好还是来杯黑咖啡吧。

  我的目的地是北角(Gjesv?r),欧洲大陆的尽头。1553年,一位英国船长带领船队绕过马格尔岛上的这块高地时,将北冰洋上这块巨大的悬崖命名为“北角”。几百年来,这块古老的岩石一直都是渔民、商人和海盗的航海标志,岩石上矗立着一座镂空的地球仪雕塑,这就是北角的地标。

  到达宽阔的观景台,真正海天一色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周围是几近垂直的悬崖,下面便是壮阔的北冰洋。我使劲地看,却连一座冰山都没有见到,不禁有些怨恨。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真的是有些傻,为什么忽略了那里冰凉的风,1一样的雾气和纪念品商店里可爱的毛绒玩具,还有知名的“北角牌”派对─那里有美味的鱼子酱做的小点心配香槟。

  今天不得不在一个名叫霍宁斯沃格(Honningsvaag)的小镇落脚,相比北角的游客大厅,这里几乎没有行人,而且仅有两条街道。即使是在盛夏的七月底,挪威北方的山丘上依然覆盖着一层白雪,北极圈里的天气一会儿寒风阵阵,一会儿阳光普照,景色的多变是始料未及的。午夜十二点,天还是亮的,午夜的太阳此时此刻就这样挂在眼前,温柔的光芒将天空染成一片橙黄,再向岸边走去,原本应该是海的地方不知怎么和天空交融成一片蓝紫色的、安静的图画,没有波涛汹涌,没有浪花点点,午夜的太阳是宁静的。

  我在午夜的太阳下,享受着马格尔岛的特产─SorryMack牌啤酒,为什么“say sorry”呢?是因为1845年以来,中部城市特隆赫姆一直声称他们的啤酒厂是世界上最北的啤酒厂,其啤酒品牌就叫Mack。后来,马格尔岛的小啤酒厂一不留神抢占了“最北”的概念,为表示歉意,便取名SorryMack。面对世界尽头的苍茫之感,酒后的我仿佛听见了地球运转的声音。北角,这里就好像中国的长城,他代表的是一种意义,代表的是一次旅行的热潮,或者终点。

http://travel.sina.com.cn/world/2010-04-01/1753132410.shtml#page_pic> 

特罗姆瑟餐馆里总少不了腌制三文鱼

 

  第二天 特罗姆瑟 以肉为贵

  虽然已是向南将近4个小时的车程,“最北”的字样在特罗姆瑟(Tromso)依旧盛行,北极光天文馆和漂亮的特罗姆瑟博物馆构成了位于世界最北部的大学的一部分。建于1861年的天主教教堂和新教教堂同属世界最北部的教堂。同时,特罗姆瑟也是有着最多木屋的城市,挪威唯一的木制教堂特罗姆瑟大教堂便在此城。在向南飞行之前,我仪式性地拜访了一座叫“北极海”的教堂,这座建于1965年的现代感建筑,用重达6吨的彩色玻璃为设计主材料,演绎了北极之冬和极光的主题。

  特罗姆瑟也是挪威萨米人古老的居住地,在城市博物馆,可以看到丰富的北极圈萨米文化展示。萨米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古老的民族,圣诞老人是这个民族在全世界的明星。几千年前,他们就在此定居,在北极一望无际的冰原上,他们过着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没有建立自己独立的国家,不受任何人统治。他们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信仰万物有灵论,他们相信,大自然中从动物到石块都有灵魂。

  在特罗姆瑟打发时光远比其他的北欧小城来得容易,和挪威北海岸其他那些安静的城市不同,这里的大街上到处飘荡着音乐,号称“北欧小巴黎”,娱乐场所及餐饮业十分发达,但是,不管你做客哪一个人家或餐厅,厨师们总是向你推荐他们拿手的腌制三文鱼,当然你也可以尝尝当场在壁炉里烤制的大马哈鱼。无奈的是挪威的禁酒令,使得含酒精的饮料都价格高昂,一瓶法国的葡萄酒,过了海就摇身涨了十倍,挪威人当然还是会喝,只是没办法像法国佬一样大方而已。

  挪威人喜欢把鱼肉熏着吃,熏制法又分冷熏和热熏。热熏就是在高温下熏制,冷熏的温度要低得多。印象中比较特别的一道菜是将鲸鱼肉放在贝壳里头,加上鱼籽酱,再淋上一些特制的汤汁。挪威的鲸鱼、鱼子酱并不像其他国家那样贵,所以各国游客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站一站将海鲜吃下去:德国人喜欢吃胡椒鲅鱼,法国人喜欢鲸鱼和野生三文鱼,日本人喜欢吃鲸鱼和热熏三文鱼,英国人喜欢用鱼子酱做下午茶点,意大利人喜欢在做海鲜面时,加入峡湾产的蟹。一只螃蟹在这里约卖15克朗,而当地的物价,大概是中国大陆的十倍,所以算是非常便宜了。

  如果你问挪威人的平常主食吃些什么?大概也会惊讶到滚到餐桌下去,竟然是意大利Pizza!根据调查,挪威人是全欧洲消耗冷冻披萨的第一名,那你说,到底什么食物才代表传统美食呢?65%的人会跟你说是肉丸子,之后是羊肉烧甘蓝菜和鳕鱼,跟一般人心中想的鲑鱼、鱼子酱和新鲜海产完全没关系。事实上,在古老的生活里,正因为靠海维生,天天吃鱼吃到政府“强迫”人民每个星期至少要吃一次红肉,风水轮流转,现在看起来很高级其实也很贵的鲑鱼,那时候是给穷人家吃的,吃肉,才是富贵的象征,所以肉丸子才会成为传统美食的代表。

卑尔根的木制排屋一个挨一个,颜色也各不相同,好像调色盘里的色块

 

  第三天 卑尔根 海的味道

  漫步在卑尔根(Bergen)船桅林立的码头,弥漫着一种咸咸的海风味道,让人感受到一种亲切而愉悦的气息。大街上,有买醉的水手,也有卖花的老翁,有急着回家的居民,更重要的是,从这人潮中,你会发现这里果真是“美人”的产地,无论男女,面目都好似漫画一般。

  晚上8点多,太阳还垂在地平线上,灿烂的布瑞金木屋群依旧能看得清晰,任何一个成家立业的普通挪威居民,都有能力为自己修建一所木屋,政府为了鼓励更多年轻人也加入建设木屋的队伍,甚至为他们提供无息贷款,布瑞金木屋群仅仅是这些木屋中的代表罢了。这群色彩鲜艳的木造房子,虽然是挪威十八世纪的典型建筑,在当时却是德国汉撒商人的住宅及仓库,如今已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定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便是之前提到的中世纪码头。清晨8点,码头上的渔市开业了,卑尔根是挪威西海岸最大的港口,它的鱼市场更是出了名的,但是你也绝对想不到的是这里竟然如此国际化。每天,渔市旁的码头客轮,将大批的英国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运送至此,疯狂购置便宜新鲜的海产品。而挪威的男人们呢?为了喝上几瓶便宜的小酒,也宁肯不辞辛苦的飞到邻国丹麦去作短暂享受。

  至于远道而来的中国观光客,除了盛名远播的烟熏鲑鱼之外,倒是可以尝一尝海洋里平常看不见的巨鲸肉,腌渍在各种调味酱里的鲱鱼,一粒粒橘色黑色的大颗鱼子,还有鲜甜甘美的海虾……帝王蟹更是不可不尝。海面上橘色的浮球是渔民们为捕捉它们特别撒下的网标,但是帝王蟹毕竟是稀少的品种,所以通常是无功而返。螃蟹王味道极度鲜美,最大的有25斤,渔民在海里捕捞上来后,立刻将它们的腿取下,其余的部分扔回海里去,蟹腿放在冰箱里储存,一次只要拿出一只,就足够解馋了。

  忽然感觉在自己的味蕾上,真的有挪威海的味道。

http://travel.sina.com.cn/world/2010-04-01/1753132409.shtml#page_pic> 

挪威的铁路被认为是欣赏森林与海湾风光的最佳选择

 

  第四天 峡湾 海岸代言人

  “我不再编织一个香格里拉,我完全满足于面前的世界”,虽然不知道赫塞说这句话时身处的情境,但坐在阳台上的我,看看港湾里的船舶安静地驶出驶入,仿佛也陷入了同样的思绪。从没见过这么静的海,像湖面一样澄清。没有白色的沙滩,没有浪花拍岸,没有碧蓝,只有保持沉默,保持着幽幽的紫色。但是它却不乏变幻,这种变幻完全体现在光线上,天空暗淡的时候海面便阴郁得有些发黑,让人驻足在岸边不敢迈进;天空晴朗的时候,人更要再退后几十米,不然海面耀眼的反光一定会闪昏了眼睛和脑瓜。

  这便是峡湾里的海,两侧的悬崖紧紧夹住深达1200米的海水,让人沉醉的渔村海港隐蔽其中。

  曾经有人计算过,如果从挪威首都奥斯陆出发往北走到领土最北端的话,那以同样的距离往南行,人们可以一路到意大利的西西里岛去!如此狭长的版图,海岸线曲折绵长,传说古代北欧人来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就是沿岛北部海岸的一条“北路”行进的,而挪威二字正是“通往北方之路”之意,也是引发于此。

  峡湾,就是这绵长而曲折的海岸线的代言人。

  我并无意去探索全部的四大峡湾,反而选择了其中最小的一个─盖朗厄尔峡湾(Geiranger fjord),它将两个名为盖朗厄尔和哈雷斯特的小镇连接起来,让我能够简单短暂的见识峡湾之美,又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在附近的小镇停留看海。小镇上的游客明显比居民要多,一些居民将自己的客房或0改建成小型的旅馆,听说有很多痴迷于艺术的行者曾歇脚于小镇,他们靠画笔记录下峡湾的美丽,然后用作品换来免费居住的客房,通常这种要求不会被主人拒绝,反倒是很多人的家中墙壁上,挂满了良莠不齐的峡湾大作。

  盖朗厄尔峡湾只有20公里长,坐渡轮游览仅仅需要65分钟。清晨从淡淡的雾中看峡湾,一切是静谧安详的,两旁的瀑布悄声加入,绿的各不相同,蓝的层次分明。据说峡湾两边的山很多都是私人领地,庄主们联合起来共同开发峡湾旅游,终于在2005年4月,盖朗厄尔峡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遗产。

  此外,专业人士不妨可以试一试穿越盖朗厄尔峡湾的“黄金线路”—63号路。沿途可以领略到许多美丽景观。从翁达尔斯内斯到盖朗厄尔峡湾的途中,可以看到山谷连绵不断,悬挂在盖朗厄尔峡湾的巨大瀑布和各种果树园。我属于贪图享受一类,所以特地跑到附近的Glomset小镇去享受两天的酒店时光。StorFjord Hotel也是以峡湾命名的,盖朗厄尔峡湾其实是StorFjord中最美的一段。Glomset小镇紧邻阿尔卑斯,面向挪威西海岸,山林与大海的景色统统囊括。酒店是在一处私人领地建成,仅有6个房间,都是纯木屋结构,室内设计非常舒适,并且每个房间都有宽大的阳台可以面对着峡湾的无限风光。

上一篇:[多图]中世纪的传奇 加木尔斯塔德教堂村
下一篇:[多图]布达佩斯 在时间中悄然苍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