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土耳其 >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叹不够的异域风情

      又回到伊斯坦布尔,这次旅行在这里花费了4天,但实际上远远不够。这里有太多的美景,这里有太多的历史,这里有丰富的生活,这里是热闹的都市。

    在最后的2天里,上午是新皇宫——多尔玛1切宫,下午去军事博物馆看3点钟的奥斯曼军乐表演。

    多尔玛巴切赫宫是奥斯曼帝国在十九世纪建造的。LP上把它贬得一无是处,但是我这个外行还是觉得非常壮观。

    书上说最好早点去,因为排队的人很多。但是上午起来就已经晚了,再转车过去,到达大门时已经是人声鼎沸了。买票的队伍长得恐怖,卖票的速度慢得难受。门口的告示写着,为了保护的需要,每个进入的参观者都要由解说员带领。

    这是,售票窗口突然关了,一问原因,是因为前面人太多了,导游已经分配完毕,要等一段时间。

    算了,晚些再来吧!

    大门口,一个卫兵一手扶着0,一手把在背后的匕首柄上,站在那里纹丝不动。游客好奇,围着像看动物一样,然后由纷纷上前合影。作孽啊!卫兵还被人在眼前晃动手臂,来试试到底是真是假。

    我决定先去YILDIZ公园,去看看皇家园林的风采。出租车把我拉到半山,人烟稀少,下车,进门。门口是个停车场,公园免费。此时一辆小车正好开出去,司机在我身边停下,摇下车窗问我:CHINA?YES!那司机夸张噢,立即倒车回到停车场,下车与我热烈握手,自我介绍说是伊斯坦布尔大学的教授,去过中国访问。我以为是访问学者,原来是参加学术会议。

    教授东问西问,停车场看门人也过来凑热闹。开始我还尽量让会谈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心里指望教授邀请我上车,或许去他家里作客。

    又是一次徒劳的奢望。

      我想着还要去新皇宫,不想再浪费时间,便找个借口与他们告别。

    公园出乎意料的大,人出乎意料的少。很难想象在号称世界10大城市之一的地方,能有这么一片大片森林,人烟稀少的净土。来这里的人都是开着私家车,公园里散落着几个酒吧,兼售快餐。我随意行走,也已经辨不清方向。大约1个小时后,我来到了另一处大门。

    这里相对热闹一些,门口有个卖早点的,在摊薄饼夹奶酪,4里拉。我要了一个,像其他土人一样,坐在小凳上,捧着盘子吃。我边吃边观察有否公交车经过,但是只看见大门旁边的小亭子上写着:巴士10元,小车5元。我觉得奇怪,这巴士怎么会比小车的车费贵涅?

    知道看见一辆大车开来,停了进去,我才恍然,噢,原来这是停车的价格,不是坐车的价格。

    门前就是一条马路,高高的行道树,高高的围墙,平添了几分幽静和庄严。很喜欢这样的马路,一路走去,前面是个什么宫殿,不开放;前面再是一个学校,学生在踢足球。这些建筑的外面则是博斯普鲁斯海峡,好美的城市啊!

    看见了汽车站,问一个等车的人,去塔克西姆广场哪里乘车,说是马里对面。

    巴士一直沿着这样的路开,原来这里是过去的皇家大道,难怪如此庄严和幽静。车子经过了多尔玛1切宫,赶快下车,再去拜访。

      时近11点,排队的人依然很多,但是团队的人群已经散去。我只能站到队尾,开始等待。

    排在我后面的是1对外国人,在与后面的一个白种妇女说话,那对夫妇来自加拿大,而那女的说他们是土耳其人,从外地来参观。我很吃惊,因为从外表看,无论说他们是欧洲那个国家,我都信,唯独我难以相信他们是土人。这说明我们对于土耳其是亚洲国家的印象实在太深刻,实际上,他们真的就是欧洲国家。

    然后那土人妇女的老公来了,也是欧洲人样子。他们用土语说了一番,于是那男的就热情地与加拿大人打招呼了。

    买票队伍可以用龟行来形容,我不知道卖张票有什么复杂的,怎么这么慢。游客都有些不耐烦,有些人干脆就坐在路边等队伍走了一阵才起来归队。排在我前面的是个不太黑的黑人,老婆是不太白的白人。然后,黑人发现了我后面的加拿大人,而且,加拿大人是法语区的,于是,就开始用法语交谈起来,以打发时间。

    我想,这黑人大概是法国人吧。在路上,我经常看见操几种语言的游客,牛哦!

    终于到了接近窗口,前面大约还有4、5个人,此时,售票窗关了。门口的光电管显示器显示着:中午时分休息半个小时,我要昏过去了。

      一点钟,卖票开始了。慢的原因是,每个游客都要报自己来自哪个国家。前面的法国人不懂英语,问了好几遍才明白,回答:突尼斯。噢,原来是突尼斯人。开眼界了。

    过了验票机,才进大门,迎面雄赳赳气昂昂过来一队士兵。对,一点钟士换岗时刻。我立即尾随过去,直到门口。士兵们夸夸地出去了,我被阻拦在门内。看门的见状,立即打开旁边的栏杆,示意给我出去。这个就是东方面孔在西方的好处了,你可以搞不清他们的面孔,但是他们把你记得刷刷清——你格小眼睛的黄种人。

    看完换岗,回到院内,宫殿门口已经有人等着了。上去排队,穿鞋套。然后,一个管理员高声吆喝,英语的请到这里来,土语的再等一下。

    跟着导游走,不能拍照,不能摄像,每个房间都有管理员在监视。一个个参观房间,富丽堂皇,是像皇宫的样子。苏丹皇帝和他的嫔妃、子女都生活在这个放满来自世界各国珍宝的宫殿里,还包括中国的瓷器花瓶、镶着宝石的屏风等。土耳其的开国元首凯末尔也是这里办公、接待并最后死在这里。

    无论是奥斯曼苏丹还是共和国总统,他们的卧室都不大,最多三五十平方。其实,人的最真实的需要,也就是这么点大,死了的话,那盒子更小。再要有多大的豪宅,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

    里面的工艺品令人印象深刻,但是更深刻的是土耳其男人。游客中有个和我一样的单身,是个女性,无意中,我们都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一个土耳其管理员嗅觉灵敏,上来立即与那女的搭讪,所以我知道她来自美国。几句话聊过,那土男竟然试图了解那女的住在哪里,愿意带她参观更多的地方。我差点站立不稳,被雷得厉害!

      那女的不愧是美国人,资格老到,应对自如,不置可否。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我只会傻乎乎地回答,对不起,我更愿意一个人自由游览。或许那个美国人也在期待着什么发生。

    跟着导游转了一大圈,那土男如影随形般又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这回,我彻底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女的脸色绯红了,哈!这美国人也有难为情的时候。不过,后面没有继续下去,大概我的笑搅了他们的0故事。

    参观的最后是个热潮,当导游把大家带进最大的一个宫殿时,你唯有张大惊讶的嘴巴,你唯有发出惊讶的声音,你唯有发自肺腑的感叹,这个厅堂举世无双!

    这是我今生今世看见过最漂亮的殿堂,最高大的殿堂。圣索非亚教堂或许比它大,但是绝对比不上它的精美。如此高大的殿堂,每个细节都是精心装饰的。旁边正好有个管理员的座位,我一0坐下,静静地欣赏着这个撼人的宫殿,只觉得眼睛不够用。而与之相配的雄伟大门外,正是蓝色的博斯普鲁斯海峡。你真的是以为自己置身仙境,你也真的领略了什么叫豪华。想想同时期的慈禧太后住的紫禁城,除了平面上的大,其它的那真是天壤之别。

    已经2点45分,还要赶到军事博物馆。书上说,从塔克西姆广场过去不远,就先乘车到广场,然后看见那献血车还在,昨天给我指路的那小伙子还在。连忙上前:不好意思,我又来问路了!哦,我记得你。(心里一阵高兴,明星哦!)

      在他的建议下,我还是打的去博物馆。

    路上看见有几个背包外国人在匆匆向那里走,方向对了。

    进了博物馆,我一路问过去,原来,剧场还在最里面。一路狂奔,终于在3点15分赶到了表演剧场。表演已经开始,乐队在舞台中央奏着军乐,边上一排几个在合唱,还有一些拿着各种武器,舞台后面就是花园。10分钟后表演就结束了。军乐队踏着步伐,排着队型,向着后面的花园走去。然后,大门关闭,上面就是一幅巨大的松下显示屏,开始放映奥斯曼时期军乐队的演变历史,说明军乐队鼓舞士气的重要。

    我看了一会儿就出来了,门口有个咖啡吧,我要了一罐可乐。一个老妇人过来,问我会英语吗?OK。好!给我看看相机行吗?原来,老太的相机闪光灯不能用了。我一看,呵呵,设置问题,小菜一碟。我一边按相应的按钮,一边说明给老太看。然后,在AUT的选择上,老太赶紧说,就设置在自动吧!OK。

    老太解决了问题,开始夸我,你的英语说得真好。我那个心花呀,怒放!

    然后我问售货员,后面还有没有军乐表演。售货员不懂,老太说,我知道你的问题,后面还有一场。于是面继续回到剧场等着表演。

    当军乐响起,表演队列队进场,先绕场一周,几乎每个都留着小胡子,很奥斯曼的样子。模样也不错,应该都是挑选过的。边上几排坐着一群小学生,他们随着军乐手舞足蹈,看见我回身拍照,更加起劲。男老师赶紧起身,喝住他们。

    表演说不上好,但很特别,非常值得一看。

    出门,已经对伊斯坦布尔越来越熟悉了,所以,看见一辆巴士向广场方向,就熟练地上车,报了一声塔克西姆,以便确认。

    这车不是在塔克西姆终点,只是经过,所以,当我看见广场后,就在最近的站点下车。广场上看起来都是外地人,因为看起来与步行街深处的人确实两样。我沿着有轨电车的铁轨,又找到了ISTIKLAL街。找了个甜品店坐下,开始仔细阅读LP,计划明天的去处。

      看见了土耳其美食的内容,决定今天晚上去。读到了土耳其的蜜糕,决定稍后去买。

    回去的路上,我找了“南京路”背后的小马路走,看见一个理发店,一个理发师向我招手,我便进去看看,然后在他的邀请下,修个面。与土人相比,我脸上简直就是大理石。尽管如此,那理发师还是规范操作,刷了二次泡沫,刮了二次脸。尤其第二次,真有脱裤子放屁的感觉。

    然后,理发师是在没有什么可以干的,就把我的头颈里的汗毛刮一遍。

    这土人还很讲卫生的,刮胡刀是那种可以装半片刀片的,那样用完一次就可以换掉,以保证清洁。然后,他提出为我刮过的脸拍照,然后嘛,就是大家拍照,三个伙计忙来忙去,要和我一起拍。就连那个已经涂了半脸肥皂的顾客,也拉着我要拍照。

    回旅馆稍微歇了一下,就出门到9号(我住在1号)吃著名的阿尔巴尼亚炸肝。时间才6点,天依然亮堂,然而就把的座位上都已经放了“已预定”的席卡。我上去和伙计商量了一下,表示我就吃一个炸肝,吃完就走,不影响后面的订座,然后才得以坐下。

    肝脏我本来就比较爱吃,所以,炸肝也觉得味道不错,一结帐才10里拉,便宜哦!

    再去10号,那里有推荐的黑海鲜鱼。但是这里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我说明,我是邻居,就住在1号,也打动不了伙计,他们还是让我10点半以后来,因为今天星期五,周末,热门。很失望。

    接着去老城耶尼清真寺边上寻找HAMDI餐馆吃烧烤,但是已经人满为患,而且门口还有着长长的队伍在候座。打回票,回到码头上,寻找明天博斯普鲁斯海峡游轮的码头,一天一班,9点开船,20里拉来回,13里拉单程,当场买票。

    然后过桥,去寻找卖果仁蜜饼的商店Karakoy Gulliuoglu。沿着码头走去,又是一排热闹的酒吧。一直走到尽头马路拐角处,一处灯火明亮但人不多的商店就在街角。进去一看,晕了,全部是土语,没有一个标示英语。看着好像有点像蜜糕的东西,没有确认又不敢买,万一是个药糕呢?

    把书本拿给售货员看,她也看不懂,拿给伙计看,他指着那些我感觉像的东西,说就是这个。我拍他敷衍我,只好等,等待来了一对中年夫妇,那男的会点英语,跟我确认了这就是蜜糕,并且说,非常好吃的东西,他们也买了二块,我这才买了3块不同的品种——奶油的,咖啡的、开心果仁的。

    出门看见马路小摊生意红火,大家在吃烤鱼三明治。正好肚子也有点饿,就要了一份烤小鱼,半片烤大鱼,单吃,不要面包,6里拉。

      这回马路摊是每人2个凳子,一个坐一个放。烤鱼送上来后,自己可以加柠檬汁,很新鲜,也很好吃,真想再来一个大烤鱼,但是为了国际影响,不要让土耳其人民以为中国人民都很饿,都很能吃,暂时先忍了吧!

    临走时,与摊贩交谈了几句,他们已经做了10年了,所以看着手势如此熟练。我要拍照,他欣然同意,并且让我惊愕的是,他立即搭着他搭档的肩膀,一起送出了笑容。

    已经是9点半了,上山的地下缆车已经没有了,我要了辆出租,把我送到有轨电车的那个小广场。此时的街道竟然比白天更加热闹,黑压压全是人头。我走进旅馆的酒吧街,声浪带着一股热气立即迎面扑来,

    我把东西先放在前台,立即走进去,取感受一下这热烈的气氛。马路本来就窄,还要两边放桌子,以至中间只留下勉强够2人通过的通道,一条来一条去。而那些坐在桌边的人,都是年轻人,男男女女,男的居多,都谈得眉飞色舞。置身这样的环境,自己的情绪也不由得亢奋起来。很难想象这样的情形会在中国出现,首先,马路两边的居民会要求整治,然后,城管会要求不得占路经营,最后,把人们都赶走了,我们的事业就有成绩了。

    我本想往回走,但是发现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只能随着人流往前往前,直到马路的尽头,喧嚣终于留在了我的后面。这里就是有轨电车的小广场,一个稍大的迪厅敞开着大门,音乐震天响,一眼望去,门外的人比里面的还多,仔细看看,都是一堆堆扎着聊天,似乎周末就是这样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放松,根本感受不到这周五还是伊斯兰的礼拜日呢!

    再走进ISTIKLAL街,人群密密实实地占满街道,我终于看见了世界上有比南京路更热闹,比南京路人更多的马路了。原先还真以为上海南京路是世界之最呢!

    难怪书上说,在这里可以感受现代化的伊斯坦布尔夜生活,相比之下,衡山路只能用“门庭冷落车马稀”来形容。这样的反差,让我都怀疑上海有没有夜生活了。

    大街两旁伸展出去的每条小马路,都是一条酒吧街,每个店铺都是门庭若市,你简直怀疑全伊斯坦布尔的人都到马路上来了,否则如何才能填满这如此多的酒吧,如此大的马路空间?

    不时的,街边还有卖艺的,自拉自唱,也算是出来凑个热闹,图点外快。

    路虽然拥挤,但是心却很兴奋,好久没有如此热闹的场景了。

    已经几次走过那个旅馆附近最高的建筑物了,每次都看见很多人在进出边上的巷道。我走进去,来到了后面的马路,乖乖隆的东!原来是个巨大的停车场哦!难怪人多,原来都是车子停在那里来“南京路”白相啊!

    几近午夜,我回到旅馆,原本想去10号吃黑海烤鱼,但是,这里依然如故,根本无法插足。我投降,我睡觉。在房间里,我才注意到这里的窗户都是双层玻璃的。

上一篇:[多图]迷失葡萄牙:低调奢华 恋上波尔图的味道
下一篇:[多图]永恒的温泉!2009冬季十大最佳旅游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