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德国 > 慕尼黑

欧洲“啤酒天堂”自驾之旅

      在慕尼黑郊外,巴伐利亚州的小镇伏埃森(Freising),沿着墙脚已经破败的寺院的碎石路往“啤酒峰”上走,去找坐落在外恩史代方修道(WeihenstephanAbbey)附近的一个啤酒花园,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啤酒作坊之一。在那里,人们坐在树影光斑晃动的阳光下,惬意地喝着啤酒。没有人夸张地弄出通常酒吧里的那种动静,只是静静地享受着第一个温暖的春日午后。似乎每个人都在进行着一个超越时空的聚会,回到1040年班尼狄克派的教士们兴建这个啤酒作坊的日子里。

    啤酒世界,不是那种工业化的啤酒生产,而是去到一个与本土文化根源相关联的啤酒世界作一次短暂的探访。

    在德国的巴伐利亚州有600多家啤酒坊,外加奥地利的100多家。任何一处都可以作为“啤酒之路”的开始,引导着人们像朝圣者般从一个啤酒坊到另一个啤酒坊,从一个村镇到另一个村镇。与德国著名的“浪漫之路”那种领着游客穿过充满了传奇故事的城市驾车游不同的是,我的啤酒之路会带我去到连我自己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这条路从慕尼黑蜿蜒穿过巴伐利亚绵延的山峦,钻进奥地利,最后在靠近捷克的边境处截止。

      外恩史代方是巴伐利亚州特产的小麦啤酒,泛着丰富的、味道饱满的金色泡沫。第一口下去,所有的烦恼一扫而光。小镇伏埃森简直就是块风水宝地。镇的另一端是伏埃森大酒坊(Hoftbrauhaus Freising),这是另一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啤酒坊。这里有啤酒酿造大师马丁雷曼。他风趣健谈、热爱啤酒、有归属感。对流行的饮葡萄酒的时尚持批判态度,对历史有深切的感悟。

    “一百年前,伏埃森有20家酒坊,但现在只剩了两家。” 他说道。一家啤酒酿造坊关闭,就像街坊里一家餐厅、一所学校关门一样。这就是所谓的经济发展,市场向大规模进军的胜利。可是失去了传统、失去了本地特色,也就失去了那种一个地方应该具有的跟别处不同,并且还能品出来的不同点。

    “真是可惜呀,”雷曼接着说,“啤酒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整个民族就喝一种啤酒绝对是不行的。”

    雷曼的啤酒窖,时宽时窄,时暖时凉。从热闹的装瓶间到安静的储酒窖,最后来到一个深色墙壁的屋子,他把4瓶酒放在我面前。啤酒是室温的而非冰镇的。按品酒的行话来说是不要把味道给冻住。先尝浅色再喝深色,先试味淡的再品味浓的。

      我们就这样一瓶一瓶品来,观察酒的外观,闻酒香,品评第一口的感觉和回味的不同。在美国我是绝对喝不到这样的啤酒的。这个酒坊历史悠久但只卖数量很少的酒,就像我在此行中拜访的其他的啤酒坊一样,产量有限。

    离开伏埃森,啤酒之路带我进入了赏心悦目的乡村,充满了青草、紫丁香和松枝的清新。一个接着一个的村庄,路边的餐厅阳伞花朵一般一簇一簇的,新鲜的面包香味一个劲儿地从面包坊往外冲。香肠和火腿把我拉进了熟食店。客栈外的酒旗总是忠实地为本地的酒坊作广告。离伏埃森1个小时车程的穆尔道夫(Muldorf)的本地酒叫乌耐特尔(Unertl)。很多旅游书上都对穆尔道夫只字不提。既没有湖光山色也没有古代城堡,但是却有伍尔夫岗?阿路斯?乌耐特尔,正在他镇外19英里处的小啤酒坊外等候我。

    这个酿酒专家已经是家族的第四代传人了。啤酒就是他的生命和使命。乌耐特尔绘声绘色地向我描述水如何产生能量,酵母如何提供信息,未经过滤和消菌的啤酒如何在瓶中像香槟一样酿成。

      他给我看顶上0地板上的一堆麦芽。他既不用传送带也没有电梯,他喜欢把这些麦芽包亲自扛到楼上——酿酒人和被酿物亲密无间。

    乌耐特尔邀请我共进午餐。来到附近一家老餐馆,一瞥之下,我注意到所有人吃的都一样。这说明要么这里的东西好吃得不得了,要么就是难以下咽。在这里当然是前者了:白水煮香肠,就着松脆的椒盐面包和芥末酱,还有必不可少的一两杯乌耐特尔啤酒。这酒真不错,泡沫多,微辣。

    “如果你不喝乌耐特尔,那是你自己的过错。”酒瓶上的商标如是说。我可以遍游巴伐利亚州收集皮裤子,或者是大黄蜂的工艺品放在书架上作摆设,但是乌耐特尔的小麦啤酒只在这儿有的喝。

      现在我的啤酒之路往西南转去一直到波格豪森(Burghausen),和奥地利相望。这里有一条萨尔扎克河(Salzach)、一个小湖,还有欧洲最长的、超过1公里的城堡。在拂晓和黄昏时穿过壕沟、桥梁,经过一个又一个的花园和四合院,是很不错的散步路线。一位本地的历史学者劳特?拉尔陪同我穿过城堡,讲述巴州的贵族年代,讲述一位无子无嗣的女王海德维希,讲述萨尔扎克河不定期的泛滥淹没了下面安静的小镇,甚至拿破仑称其为“地下之城” 。

    正是产芦笋的季节,白色的芦笋又软又嫩,波格豪森每个人都在尽可能地享用着,用它来拌沙拉、煮汤或者作为主菜,上面盖满了烟熏的火腿。在河岸那一边的奥地利有个餐厅叫帕奇乐(Pachler’s)就供应以上所有菜肴,但是事先有人告诉我那里只有5个座位,要排30分钟的队。

    下一站,在开车进入奥地利20分钟后的另一个小镇恭德豪森(Gunderthausen)有家古老的家庭酿酒坊。史耐特家第四代传人,马蒂亚斯?史耐特是个非常关心传统的人。每次他端起一杯啤酒都能看到他母亲的面容,他祖父母、父亲甚至太祖父母的面容,因为每个杯垫上都印着这些照片。将来有一天他的脸也会呈现在杯垫上,还有他儿子的脸——马蒂亚斯五世。史耐可以给人赦罪,当然是在特定条件下。首先你得忏悔你做过的事,其次你做的不能是大的罪过,比如谋杀。然后还就是赦罪这件事只能在喝啤酒的时候才能办到。

      经过恭德豪森后,驱车向南,因为实在是挡不住望到雪峰而不去靠近它们的吸引。在去奥地利湖区曲折的山道上,每转个弯,车上后备箱里我收集的啤酒瓶就叮当作响。在温泉镇伊舍(Bad Ishl),我在一家咖啡店曹纳(Zauner)要了杯咖啡。

    这里卖的蛋糕、果酱、脱脂黄油和黄油,还有杏仁饼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家甜品店都丰富。

    再开半个多小时我到了阿尔陶斯湖(Altaussee),下榻在一个城堡似的客栈胡博图斯(Hubertushof),找到一间高高在上俯视阿尔卑斯山谷的客房。我吃着附近小溪里捞来的烟熏鲜鳟鱼;到勃拉姆斯和理查德?斯特劳斯都熟悉的湖边散步;远观背景阳光轻撩屋顶石冰川(Dachstein Glacier);步入半边开敞的SPA。盐分很高的水冲过一排排扎起来的冷杉树枝,激起的水雾让我同时闻到了森林和海洋的双重气息。

    我的啤酒之路就快到头了。现在,我往东北方向的捷克边境开去,穿过一片连孩子们都想画下来的美景,绵延的山峰重重叠叠,溪流弯弯曲曲嬉戏着,森林呼唤着你走进去到老祖母的木屋。

      最后一站在北奥地利的自由城(Freistadt),那里真让人留连忘返。它在我记忆中将永远是啤酒天堂。这个城墙围抱的城市花园里种的是麦芽,有序的街道上排列着褪色的粉红和暖黄的房屋。这里不仅有啤酒坊,城市本身就是一个大啤酒坊。1977年,小城墙内的150户人家被赋予酿啤酒的权利。稍后,这些权利和共有的啤酒坊联系起来。房子的拥有者可以搬来搬去,但是啤酒坊的股份不动,被附加到房子的价值里。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完美的小型社会系统。每年这些快乐的房主们聚集到自由城吃喝、做交易。毋庸置疑,这些啤酒坊控制着本地的市场:地区内所有的旅馆客舍都卖他们镇的啤酒,7800个镇民都或多或少与酿酒业联系着。

    “我们只是一个小地区,”胡博特?哈尔,酒坊的销售经理说道,“我们不想要更多的。我们只想靠近我们的客户,提供质量和服务。一切都进行的很好。我们不把啤酒和草莓、柠檬水掺在一起,也不做不含酒精的啤酒,或者是专为妇女造的酒。”

   哈尔在与啤酒大师理查德?格拉斯穆克和我谈到品葡萄酒的时候一副不敢苟同的样子。“喝葡萄酒的人们太严肃了,”哈尔说,“啤酒就是生活,生活的乐趣。当我谈到啤酒的时候,我激动得浑身都能起鸡皮疙瘩。在葡萄酒品酒会上,有人说‘这酒像在你嘴里扇风’,”哈尔停顿了一下,然后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可我什么也没感觉到。葡萄酒要求100种解释,而啤酒不用。”

    一个围起来的城市、一个小市场,一种对流行时尚的冷漠,也许那些MBA们对这个地方的遗世独立会发表意见说:时间会改变这里。但在他们尝了这里的啤酒,尤其是星期五的啤酒,他们也许会改变这个想法。

    星期五在自由城我可以做一件很久以前从我父亲和叔叔那里听来的事,在我的啤酒之旅中这里是惟一保留这个传统的地方:在星期五我可以拿空酒瓶、空的木酒桶,甚至大肚酒瓶去啤酒坊灌满啤酒,然后带上新鲜的啤酒、面包、蔬菜和香肠,带上食物和喜悦,带上那些在生活中久违的感觉回家。多伟大的胜利!

    啤酒之旅结束了。我将一瓶一瓶地喝完这些啤酒纪念品,向那些本土的酿酒师们致敬。他们工作的意义已经超过了单纯的酿造啤酒。那些啤酒国度和乡村,那里的人们将每日购买面包和肉作为享受生活的乐趣,每天上午一杯啤酒,下午一块蛋糕,或者顺序反过来,上午一块蛋糕,下午一杯啤酒。一直到晚餐桌上的猪、鸭、鳟鱼、包菜、芦笋和脆皮的煎土豆。

   车轮上的大餐

    欧洲美食提供比啤酒更好的机会,赶快上路寻找你的大餐。

    意大利北部 火腿和香肠

    在意大利,食物绝对是本地化的。它不会来找你但你得会去找它。我们从托斯卡纳开始,当地最有特色的就是切得薄薄的火腿。试试奇昂提(Chianti)的这家火腿店Antica Marcelleria Falorni(地址是Piazza Giacomo Matteotti, 71;+3955854363)这个肉店的第八代传人最拿手的就是用野猪肉制的深红色的咸火腿。

    往北走去勃龙尼亚(Bologna),艾美利亚──罗马尼亚地区(Emilia-Romagna)的首府。“这是意大利的美食中心”,作者马利安在她的烹饪书里评价。这里肥沃的波河河谷豢养了肉厚美味的猪,猪肉和调料被打成酱灌入肠衣,干燥后烤成勃龙尼亚鲜肉香肠。短粗的椭圆形香肠塞满了胡椒和油脂。

   瑞士和法国 奶酪

    在瑞士的几百个奶牛牧场和法国的400多种不同的奶酪品牌中,只要是串联这两个国家的任何奶酪之旅都是可能的。以下是其中之一:

    从瑞士的日内瓦地区开始,乐提瓦(L’etivaz)村出产的奶酪在火上煮的时候有一种轻微的烟熏味和着鲜花的气息。试一下乐提瓦屋(L’etivaz;+41269247060)。下一站去弗里堡(Fribourg),著名古余叶(Gruyere)奶酪的家乡。古余叶(Gruyere)奶酪从1655年就开始了,坚实中空有小洞。你可以在古余叶屋品尝(Pringy-Gruyeres;+41269218400),那里也有牧场餐厅和博物馆。从此往东北走就到了艾门它尔,所有美国人都知道这些是有很多洞的那种瑞士奶酪产地。

    从此向西3个小时去发掘法国的法郎士考姆特地区。此地著名的奶酪是从一种特殊的奶牛产的含有榛子味的奶酪考姆特。考姆特屋(Avenue de la Resistance,Poligny;+33384377840) 是从奶酪店改成博物馆的,提供旅游路线和品尝奶酪。莫比埃村,在位于此西南30英里的地方,是同名的著名奶酪产地,也同时是滑雪胜地。奶酪之旅的终点在离瑞士边境几步之遥的美塔比埃(Metabier),也是个滑雪胜地。尝试这里的Vacherin du Mont d’or,一种软奶酪通常储藏在云杉制的木头盒子里。最好用勺子来吃这种奶酪。品尝的地方推荐去Fromagerie du Mont d’or(Rue du Moulin 2;+33381490236);可以在Etoile des Neiges过夜(Rue de Village 4;Metabief;+33381490236),那是个很不错的旅店。

   奥地利 甜点

    咖啡馆是奥地利本土文化的瑰宝,充斥着当地报纸和风雅人士。他们供应的甜点会让所有的星巴克无地自容。从维也纳开始,最著名的萨切(Sacher)蛋糕──两层巧克力中间夹一层味道浓郁的鲜杏酱,然后裹上一层巧克力。在700多家咖啡馆最出名的是两家对头──萨切

    以此往西南是温泉镇伊舍,出产著名的脆皮曹纳蛋糕(Zaunerstollen),用巧克力覆盖的杏仁糖榛子蛋糕,在著名的曹纳咖啡店出售。

    继续西行至萨尔茨堡,奥地利的音乐之都,在803年就开门的老餐厅Stiftskeller,St.Peter 就餐(St. Peter Bezirk1/4;+43662841268;www.haslauer.at)。就餐时会有身着古装的音乐家演奏莫扎特的曲子。

   比利时 巧克力

    在这个小国家里有2000多家巧克力店,你走到哪儿都能见到它们。巧克力之旅始于北部的城市布鲁日(Bruges),有年冬天巧克力店在卖非官方的城市象征物布鲁日天鹅,填满了杏仁酱,姜脆,软奶油和混杂的香料。可以去巧克力线Chocolate Line(Simon Stevinplein 19;+3250341090;www.thechocolateline.be)买布鲁日天鹅和店主多米尼克的新发明,比如胡椒巧克力,非常好吃。参加一个号称三重享受的一日游节目,在品尝了比利时的另外两种特色:华夫和啤酒之余还能了解到这个中世纪小城历史(Kapellestraat 87,Oostkamp;+3250370470;www.quasimodo.be)。

    往东去安特卫普(Antwerp),非官方的象征是手(其中一个传说这名字起源于弗拉美施的掷手的谐音)。到处卖的都是手状的填满杏仁饼的巧克力。在Burie巧克力店能找到所有这些东西(Korte gasthuisstraat 3;+3232323688;www.chobel.be/burie)。店主曾经用巧克力做了个白宫。

    终点在布鲁塞尔,比利时的首都,它就位于整个国家的中心位置。任何巧克力的得奖品牌都可以在巧克力大厦Le Chocolatier Manon找到(Rue du Congres 24,Brussels;+3222176409;www.chocolatiermanon.com),最好能去Manon工厂参观巧克力制作流程,位于市郊的捷特Jette(Rue Tilmont 64;+3224252632)。

   在啤酒之路上行驶

    基本常识

    进入手续:中国公民须持6个月以上的有效护照,并且办理申根签证。

    时差:德国比中国晚6小时。

    当地货币:欧元

    电话拨号:先拨国家区号,德国+49,奥地利+43,然后拨当地号码。

   临行前必知

    去啤酒之路的最好的时间:春天或初秋,路上不会太拥挤。

    路上的规矩:驾车人必须在18岁以上,持有效驾照,登记及保险证明。市郊限速62英里/小时,高速公路推荐时速为80英里,血液中酒精含量限为0.5。

    十月盛会:每年在慕尼黑举行的盛会从九月中开始,有马车,啤酒帐篷,音乐会,掷旗比赛和1。房间和啤酒帐篷里的座位须提前预定。

上一篇:[多图]卡帕多奇亚:探秘神奇的地下之城
下一篇:[多图]欧洲三大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