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英国 > 伦敦

伦敦 迷路是一件最浪漫的事

    在伦敦逛街,迷路是最浪漫的事

    从上海到伦敦,会发现人莫名地变大,人和建筑、街道、河流的关系是如此和谐,手到擒来一幅照片,人都好象嵌在风景中。如果再次从伦敦到上海,会得到相反的感觉:人变小了,人的前后左右,满是都市化中途尚未成熟的模糊景观。

  

    成熟、老道、醇厚的伦敦,是值得用脚步来一点一点丈量的。其间可能发生的最浪漫的事,是迷路。

    穿着轻便鞋,在一种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会看见什么的状态下,伦敦便成了惊喜和伟大的化身。那些令人动容的高大坚固的百年老屋、大街、长长的甬道、古典浪漫主义的广场......几乎是一步一景,移步易景。兜来转去,也很可能在马路边或小巷深处发现破烂而酷毙的好去处,那属于伦敦的另一个面孔。哪怕在不经意间转回原处,往往还是那样的有看头。

    最好是无意间走进著名的TheMall林荫大道和一色美丽的宫殿,无意间溜达到威斯敏斯特桥或者滑铁卢,在潺潺流淌的运河边,抬头看见对岸气宇轩昂的老建筑,无意间撞见你景仰的王尔德或毛姆的故居,或者在印刷品上见过的塞尚和凡高,或者一个破烂而有气质的艺术区域,甚至那4个“披头士”大步跨过斑马线......这时候,伦敦是个值得你为他留泪的城市。

    那些走马关花的旅游大巴,聒噪的旅游人群,往往会毁掉你对伦敦的第一印象。伦敦也不会把一个漫无目的的神游者丢进死胡同,发达便捷的地铁公交系统可以随时收容迷路的人。实实在在地踩在地面上,与正色匆匆而行的城中人擦肩而过,你才有可能真正地懂得这个城市。

    伦敦是艺术大胃王的天堂

    一个胃口好的艺术爱好者,可以在伦敦大快朵颐。

    伦敦的国家美术馆和博物馆只在门口象征性地放一只募捐箱,高高的台阶之上,所有的门都为你敞开,好象一个博爱的胸怀,那些以往一年排一次队才能看到的珍品,如今在你眼前堆金砌玉,泰晤士河上的千禧桥通往最酷的泰特现代美术馆,以超大规模展示现当代艺术,把艺术史引向今天。此外,在[Time Out]的艺术指南,你得费心在大大小小的画廊一年到头的连台好戏中做艰难的选择。

    伦敦是电影迷的天堂。国家电影剧场这样的大电影院一年放映1500部不同的电影,许多都是在别处看不到的老电影。在大批小型电影院,则可以找到各类独立电影和影像作品。去白金汉宫旁边的ICA(当代艺术协会),就可以在小放映厅看一整天的好电影,间或还可以欣赏那里的前卫艺术,晚上去底楼加入到著名DJ指挥的俱乐部热潮中。

    你可以到莎翁环球剧院,享受前人留下的美好时光。走出圣保罗大教堂,沿着彼得大街一路往前,穿过维多利亚大街,再紧走几步,著名的千禧桥就在眼前。站在千禧桥上,已经可以望见充满了世俗喜乐的莎士比亚环球剧院,《莎翁情史》的情节仿佛就在眼前。如今,伦敦人喜欢在五月到九月聚集于此,有时候就那样席地而坐,头顶有星星的夜晚,舞台上演员的声音恍若来自天籁,享受着前人留给他们的,谁也夺不去的美好时光。

    去Borough市场看那些真是可爱的英国人。要想看看居家过日子的伦敦人是什么样子的,还是要去集市。Borough市场处于南岸的中心点,是西区最大的一个可以自由贸易的食品集市,走进街上,五花八门的摊子让人眼花缭乱,有人在卖水果,有人在卖鱼卖肉,还有人在出售各种中东的小点心……伦敦人过得比人们想象的有趣味。也许你会看见一个眼熟的姑娘,没错,她就是女作家海伦·菲尔丁笔下的琼斯,电影《BJ单身日记》里BJ的公寓就在这里。英国人不都是一本正经又孤傲的,很多人其实真实又可爱。

    泰特时代:从阴霾到阳光的距离。顺着由城市概念的混凝土斜坡进入艺术馆后,首先看见的就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外部表皮和传统艺术馆场所的空间,矩形的室内空间及外表的长方体块表皮,带有一定的暗示,透过左首的巨大透明玻璃幕墙,一个布置现代的书店赫然在目。对着书店大门的扶梯,就是在这里,伍迪·艾伦让《赛末点》中的男女主人公再次不期而遇,从而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电影《诺丁山》里,住在诺丁山的一个落魄的书店的小店主,和一个万人瞩目的好莱坞巨星,因为打翻了一杯撒了月桂粉的卡普奇诺,让两个原本平行的直线有了交点。

    在伦敦一定要去一次剧院,听一次音乐会。可以精心准备,在老领位员经典的伦敦口音指挥下,坐在华服鬓影中感受一次老牌帝国主义上流社会是文艺生活。也可以花一点小钱,拐进东区的小酒吧戏院,看演员在你的鼻子跟前演出,或者在满是涂鸦的露天俱乐部莫名其妙地卷入一场摇滚乐狂欢。

    哪怕,只是信步街头,如果撞上一大群举止各异,吓人一跳的行为艺术家,也不足为奇,这就是艺术的伦敦。

    伦敦的夜生活,爬酒馆

    像伦敦这样的城市,历史和现代都是她盘根错节的掌纹;即便是夜生活,都要从斑驳的老招牌开始。历史悠久的客栈给夜行人点了盏温柔的灯。开业于17世纪的乔治旅店和新牛津大街的皇冠客栈都是不容错过的老字号。这些留在名著小说里雾都的标志,即使你不乘马车前往,都会看到昨天的烟花留在这座城市的痕迹。当然,要看尽伦敦,还是要去光鲜的时尚场所。酒吧和俱乐部,是城市夜生活的心脏,伦敦西区更是男男女女夜夜流连之地。

    据统计,四分之三的英国人有上酒馆的习惯,而三分之一的成人每星期至少去一次。又据说,百分之二十的英国人在酒馆(pub)里找到另一半。

    伦敦市中心的pub一到周五晚就人头攒动,人手一个玻璃杯,和朋友们围成一圈,也不坐下,垂直饮酒蔚为壮观。英国人不爱“扎堆”,但上pub却不介意拥挤,朋友间说话常常要用吼的,一句话不超过一两个字。待到吼完一两小时喉咙也沙哑了,就到比较安静的餐厅休养。

    也有精力充沛的人觉得不畅快,会一家pub接另一家的换着喝,本地人称之为pub crawl,爬酒馆。有时周末朋友们会约了一起到某个区域去爬酒吧,这是伦敦人重要的休闲娱乐之一。通常市中心会有一些固定的pub爬走路线。这些pub的装修一般遵从时尚指引,不断更新。

    先要说Union Chapel俱乐部,有些能想到在这么一座高大古典、漂亮肃穆的教堂里坐庄的是流行音乐大家,演出嘉宾个个来头十足;掉头再赴Sir Richard Steele,在这座得名自爱尔兰政客Sir Richard Steele的酒吧里,你看的是黄昏质朴的景,尝的是最标志的英式风味,但想要摸到真的indie的脉搏,你还真不能漏了THE Bor-derline。这里不单每周一次indie之夜,供初出茅庐的小乐队自娱自乐;不能错过伦敦青年最high的据点,由维多利亚时期的地窖改建的Fabric已经是伦敦金牌夜总会,这里每天门口都是长队如龙,要是去晚了,抱歉,你只好明日赶早。

  


下一篇:[多图]梵蒂冈 在上帝的国度慢慢流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