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芬兰 >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9年前的9小时

97年夏去德国出公差,因芬航较便宜,于是从赫尔辛基转机;返程时要在那等9个小时,还好常驻德国的同事帮着在汉堡办好芬兰的转机签证,临时决定一游赫尔辛基。那时还是用公务护照。

  那时芬航的长程机型是麦道11,机上餐饮还可以,餐酒品种多,用的是金属餐具,服务也不错。

  

  从汉堡飞抵赫尔辛基是早上9点多,出关后把不必要的随身行李存在机场,这里没有欧陆当时常见的自助Locker(在恐怖活动盛行的今天想来更不会有了)。乘大巴约半小时便来到市中心海滨广场一带,仅靠从机场拿到的小册子,开始毫无计划的旅程。

  赶上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海滨附近满大街咖啡座上都是享受宝贵夏天阳光的芬兰人(也许很多是游客)。海滨广场附近绿地里有芬兰共和国建国者的塑像,芬兰周围俄罗斯、瑞典等强国环伺,独立的时间很晚。赫尔辛基是港口,海水很蓝,水应该比较深,没看见沙滩,海中有许多小岛。广场上铜雕像“波罗的海的女儿”代表这座城市。

  发现可以乘坐市内观光车游几个景点或是乘船游览芬兰湾,但两样都坐则来不急,我们选择了前者。观光车上的导游英语口音重,加上事前没做任何功课,我等误把建在山体里,玻璃顶的岩石教堂(Temppeliaukion)认成是个纯粹的音乐厅,因为里面既没有看到祭台,又正好有个小姑娘在演奏钢琴,依稀记得墙上有管风琴,顶部处理很夸张,可以直接看见天空。直到写此文查资料时才知乌龙摆了9年之久。其实那本是个教堂,只不过偶尔也用来做音乐厅。

  乘观光车经过一座公墓和码头上一艘(前苏联的!?)潜艇;海边、海中的小岛上有不少漂亮的别墅。最后一站是摆满鲜花议会广场。大教堂(Tuomiokirkko)建在高高的台阶上,柱廊加圆顶,长得颇像白宫,一度被认成是总统府,不巧正在修缮,不开放。对面是议会大厦,也是柱廊式的。广场正中立着俄国沙皇的塑像。

  特地去了趟建筑大师萨里宁设计的赫尔辛基火车站,青铜色的绿顶,外部装饰有岩石质的浮雕,很有特色。从当年学建筑的室友的书上早已熟悉,这回到了现场。

  当年欧元还远未统一,虽然从申根国家高速公路开车跨越国境不仔细看都感觉不到(路边立着一块两面各写着国名的小牌子而已);但逐国换钱还比较麻烦。从机场换的芬兰币很快告謦,还去银行兑换了一趟芬兰币,银行的大厅很大,人不多,服务好,但收手续费。

  记不得午餐是吃了街头热狗还是去了麦当劳,反正是没见到没吃到中餐;同行的“老”同事因为连吃一周德餐,早已痔疮复发,是决不会放过任何中餐机会滴。

  回机场前最后一个节目是转转商业区,市中心一带有几个大型百货商店;商店里的东西价钱换算成人民币和当时国内差不多,比德,荷要便宜。好象当时人民币和芬币比价也差不多是一比一。很多赫尔辛基的建筑多由大块石料建成,质感非常厚重,有浓郁的北欧建筑风范。和赫尔辛基火车站的顶部颜色类似的青兰色是这座城市建筑的主要色调。

  傍晚时分,离开赫尔辛基,一路白昼迎着太阳回家。

  九年时光恍若隔世,好在留下了不少照片,否则印象更淡了。写到此,忍不住启动Google Earth, 飞到赫尔辛基来个空中故地重游,很多去过的地方、建筑清晰可辩。记下议会广场中央沙皇像位置:北纬60度10分10.24秒;东经24度57分08.61秒。这是我目前到过的最高纬度了。

  

上一篇:芬兰堡:战略要塞的优雅风姿
下一篇: 赫尔辛基的砂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