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芬兰 > 芬兰

芬兰:倾听大自然的声音

再过两天,是世界闻名的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辞世52周年的纪念日。

    西贝柳斯谱写了芬兰最伟大的民族主义音乐作品《芬兰颂》,被誉为“芬兰音乐之父”。自1950年起,赫尔辛基便举办一年一度的国际音乐节———西贝柳斯音乐周。

  

    作为西方音乐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之一,西贝柳斯被认为是北欧最杰出的作曲家。

    走进他的故居,聆听不朽的音乐,感受大自然的生命伟力。

    以爱妻之名命名爱巢

    去芬兰,西贝柳斯故居是不容错过的一站。这位芬兰国宝级人物,为芬兰乃至世界留下了许多影响深远的音乐作品。

    芬兰素有“千湖之国”的美誉,距离首都赫尔辛基30多公里处的图苏拉湖畔,更是景色宜人。郁郁葱葱的松树参天,一座木制的两层楼房遥遥可见。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开始了一段美妙的西贝柳斯故居之旅。

    1904年,西贝柳斯搬到这个命名为“艾诺拉”的乡间别墅隐居,那正是他妻子的名字。

    “艾诺拉”置于曲径通幽处,它的正屋右边有一个桑拿浴室和一口水井,正屋后有一个小花园,每当阳光倾泻而下,尽显一片淋漓生机。推门而入,以棕黄色为基调的屋内弥漫着一股木头中固有的暖馨气味,环视四周,不论是经典的欧式家具,还是垂吊的水晶灯,都彰显出低调的华丽,让人觉得舒适之余又油然升起一点肃穆感。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那架静静矗于一角的黑色大钢琴,西贝柳斯便是在那些看似枯燥的黑白琴键上弹奏出跳跃灵动的音符,创作出变化莫测的乐章。

    每位来到“艾诺拉”的拜访者都会自觉地把脚步放得非常轻缓,生怕惊扰什么人似的,特别是在进入西贝柳斯的书房时,都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书房里的家具陈设和西贝柳斯的专用座椅,都按照他生前的习惯放在原来的位置上,据说他就是在那里修改完成了被后人誉为世界十大著名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这部作品以真挚明快的热情和独具特色的音乐风格,成为世界小提琴协奏曲宝库中的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它使西贝柳斯在国际乐坛上的声誉越来越高。

    在屋子底层还有一间单人卧室,里面安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一张单人床,这位伟大的音乐家就是于1957年9月20日在这张床上安然睡去的。后人看了,不禁唏嘘。

    在灵感小道创造不朽

    静谧的林间小道将“艾诺拉”惬意地拥入怀中,身处如此得天独厚的环境,西贝柳斯已然是将自己毫无保留地融入其中。

    据当地导游介绍,这位天才作曲家当年最喜爱在林间小道上散步,每当灵感闪现,便会拿出铅笔和空白的五线谱纸记录下,然后来回踱步打腹稿,一旦胸有成竹,就立即回到工作室将乐曲一气呵成。

    踏上同样的土壤令人忍不住开始想像:西贝柳斯独自漫步于森林中,细看已枯黄的树干上冒出新芽,于是有了那部情调明静而富有希望的生命赞歌———《第三交响曲》,处处散发出田园花草般的芬芳气息。又想像:西贝柳斯常会聆听细碎却包含变化的风声。风势细微,万木微动;风势稍急,林叶长吟,最后一团旋风掠过参木树梢,万叶齐鸣,戛然即止。于是他创作的曲子也有了异曲同工之妙,如《第四交响曲》让人听罢,凄美无比,待听到《第五交响曲》,音符却又好似万木在狂风中舞动,天地为之激昂。

    或许真的是与自然的“零距离”接触,促发了西贝柳斯的灵感,也使这些平凡的林荫道成了不平凡的“灵感小道”。

    于大自然中找寻自我

    酷爱大自然的西贝柳斯在“艾诺拉”度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光阴,他一生中的大部分作品也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同行者中有一位是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对西贝柳斯颇有研究,他深情地说聆听大师的音乐,仿佛是在观赏一部画质绝美的电影,里面有迭雪覆冰的森林,还有迷雾笼罩的神秘湖泊,在遐想北欧自然风景之余,还能体味到芬兰的民族气息。

    真正热爱西贝柳斯的人都会发现,大师对大自然的感情近乎痴恋。他不仅热爱大自然外在的美,还对祖国湖泊、广袤森林和孤独荒野有着深厚的感情,就连土壤中的根、北方的风以及湍流的力量和节奏,他都热爱,而最后,这一切聚集成一个整体,表现的正是生命本身的力量。在他的旋律、和声、配器的色彩上,我们可以听到北方的灰暗与阴冷、苍凉与粗犷。他曾写道:“我确实是一个梦想家,一个大自然的诗人。我爱田野森林、湖泊群山的神秘的声音……我很愿意被称作大自然的艺术家,因为对我来说,大自然的确是群书之书。大自然的声音是上帝的声墙,一位艺术家只要在他的创作中运用一点点它的回声,便会得到很高的奖赏。”

    或许真的与大自然“通灵”,使得西贝柳斯的音乐绽放出与众不同的魅力。

    相信只有真正热爱大自然、感悟大自然的人,才能领会如此生命力的源泉所在,也只有真正热爱音乐的作曲家,才会运用如此具有生命力的手法。

    对这位伟大的芬兰人最好的纪念方式,莫过于在他的故居,静静聆听一段他创作的音乐。在音乐不朽的生命中,感觉到大师生命的另一种绵延。(任春 石韫)

  

上一篇:芬兰高等教育率居世界前列
下一篇:留学日记:从英国到芬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