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德国 > 德国

马不停蹄的浪漫 德国5日游

      第一日 酝酿:法兰克福-海德堡

    路程:91公里 公路:高速A5 游览时间:法兰克福2?3小时;海德堡 4?5小时 饮食:法兰克福的苹果酒(Aepfelwein)、海德堡Riesling牌白葡萄酒、黑森林蛋糕

    把法兰克福(Frankfurt am Main)作为起点,是因为它的交通之便。取到全新的沃尔沃XC70的车钥匙时,着实考验了我一把,就像一个崭新的电子玩具,怎么打火启动都要先琢磨一下。安置好车,我没有赶去欧洲中心银行换欧元纪念币,径直去Grosser Hirschgraben街23号的歌德故居走走。

    一座4层的小楼,厨房、客厅、卧室、书房和诗人的房间齐备。1749年8月28日,法兰克福市长的这位天才外孙伴随着12点的钟声在这里诞生,著名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和《浮士德》的初稿也是在这里完成的。想想看,那时的他还绝对是个懵懂少年,只为多情而恼。房间因为太过逼近的真实和诗人因为幻化的伟大似乎有些对接不上,但不妨碍我仔细研究4层夏绿蒂的剪影,然后明白了那个可怜的少年为何溺水般失魂落魄。

    相距故居没多远的罗马人广场(Roemer)是德国人爱扎堆的地方:因为962年,奥托一世在这里受封为神圣罗马皇帝,揭开了帝国840余年的历史。当折身向海德堡(Heidelberg)进发时,一直温柔地听着一首歌:“我把心遗失在了海德堡”。当然,那颗心,是歌德的,它代表着“美最后的可能性”,马克·吐温说。

    在海德堡的老桥上刚站了一秒钟,我已经闯入了百十个游人的镜头。河水、古堡、红房、花朵、山峦、钟声在这个瞬间定格。内卡尔河在脚下无声奔流,有人定定地看它的水光,我则看水里古堡的倒影。其实,德国的城镇大多依古堡而建,古堡并不少见。但海德堡一直独占鳌头,除了是文艺复兴古堡的代表外,还因它曾在法国人的大火中永生。古堡建在半山腰,但两个小时足够来回。必须承认,它虽是断壁,但绝非残垣,反而因为天地不全而高贵。素来对大学城有特殊感情,傍晚便在老城穿行,寻找这所德国最老大学(1386年)的文科系所。老城中世纪奠定的布局今日基本未动,我知道刚走过的青石路上也曾走过舒曼、韦伯、黑格尔等,也知道荷尔德林就长眠在河对岸的哲学家小路傍,河流和古堡,老桥和老城,互为注脚。

    第二日 出发:维尔茨堡—罗腾堡

    路程:海德堡-莫斯1(MOSBACH,古堡之路)-维尔茨堡(50+95=145 公里) 公路:地方B27, B292号(29公里)- L515 (4公里M)-高速A81(48公里,A3出口),全程145公里,共2小时20分钟 路程:维尔茨堡-罗腾堡(55公里,约50分钟)

    公路:地方B815-高速A7 39-地方B470 游览时间:维尔茨堡3?4小时;罗腾堡2小时 饮食:弗兰肯红葡萄酒和弗兰肯式菜肴、甜品雪球

    因为5点便天光大亮,8点便整装出发了,奔赴浪漫大道的第一站:美因河畔的维尔茨堡(Wuerzburg)。在旅馆老板的建议下,我舍弃高速,沿内卡尔河东行。山峦在后视镜中匆匆远去,山气氤氲中我屏息不语,不明白山顶那些无名的古堡怎会如此缠绵,古堡之路就这样衔接上了浪漫之路。随兴开进一座接待游客的山间农场,陡峭的坡路正好测试一下沃尔沃XC70新加装的下坡控制系统(Hill Descent Control)。按下仪表盘上的启动按钮,车速便自动稳定在每小时10公里左右平稳下滑,坐在驾驶椅上,把自己交给“机器人”,尽情享受高科技的乐趣。在农场尽兴体验了一把“越野”的乐趣,吃完主人准备的烧烤野餐,我们继续上路,继续“浪漫”。

    第一眼看到的维尔茨堡像是明信片,满城翻飞着红屋顶,映着蓝天分外爽亮。第二眼看到的,是它满城的教堂,从未在一个地方见过如此众多密集的教堂群,亦步亦趋。美因桥上(Alter Mainbruecke)的圣人像们头顶金环,注视着上帝的方向;桥畔老磨房改成的咖啡馆人满为患,人们手执酒杯,注视着圣人。宗教在这里似乎并不是一个坚硬的词语,虽然这里从8世纪便已是大主教的领地,它今天的多数胜景也多靠主教们所赐。历史上它还一直是弗兰肯区重要的葡萄产地和酒区,著名的弗兰肯红酒和菜系证明这里的子民们没有暌违过尘世享乐,所谓“酗酒是罪行,饮酒是祈祷”。

    建在山上的玛利恩城堡(Festung Marienberg)既像神又像云一样俯视着整个城市,它从13世纪开始,500年内一直是大主教们的居住之处,但走近看去,灰白色的城堡、城墙却并不显得气势突兀。堡内有新人在举办婚礼,小提琴咿咿呀呀地奏响,玫瑰爬满了墙壁。一墙之隔的教堂祭坛下,是各代主教们的棺柩,沉默着看红花开遍。主教们的另一个居所,巴洛克式的列支登茨宫 (Residenz)今天已被纳1合国遗产项目。华丽的它是主教们18世纪时攀附世俗享乐的结果,所以被拿破仑嘲笑为“欧洲最漂亮的牧师楼”。

    很馋松脆的烤香肠(Bratwurste),买来狂加芥末和胡椒吃,足够支撑到罗滕堡(Rothenburg ob der Tauber)了。刚踏进城墙,我便爱上了它。罗腾堡,是我一直热爱的小城的典型:古风犹存,样貌趣致,沧桑但绝不衰颓,给一点光——无论日光还是夕光,就会展现出加倍的熨帖和安适。历史可以追溯到9世纪的它,并非没有经过战乱干戈,但仍是全然未动的“中世纪之宝”。更恣意的是,风景和非风景在这里没有界限,环绕全城的古城墙、古栈道是风景,墙上形态各异的几十座城门也是风景;城墙外沿着陶伯河(Tauber)的乡野风光是风景,城内的雅各布教堂还是风景;而闭上眼睛,想象10世纪的吟游诗人和匠人缓步走来的情境更是风景。于是我改变行程,晚上住在这里,却意外地发现,这里旅馆极其好找,早餐异常丰盛。

                  

       

    第三日 热潮:菲森和天鹅堡

    路程:罗腾堡-经乌尔姆(ULM)-菲森(天鹅堡):141+113=254公里 公路:地方线B470—高速A7 ,228公里—地方线B309—地方线B310 全程254公里,共2小时50分钟

    游览时间:旧天鹅堡1小时;新天鹅堡2~3小时

    饮食:巴伐利亚菜

    本该走奥格斯堡(Augsburg)的,浪漫大道上那个重要的中世纪商城,但时间限制,所以只好上高速绕行爱因斯坦的故乡乌尔姆了。一直在期待天鹅堡(Neuschwanstein),以挽救自己在德国积蓄的“浪漫干渴”。

    窗外,德国南部美丽的乡村在音乐声中缓缓流淌。沃尔沃汽车的音响系统达到了顶级的水平,由于采用了数字技术,音响的声音可以根据驾驶状况来调整。不仅音量,甚至是音调也可以根据车速来自动调节。值得称道的还有沃尔沃的道路交通信息(RTI)导航系统,非常高效。地图的覆盖面积扩展到了东欧的几个国家,有关道路、餐馆和旅店的信息都是最近更新的。

    在菲森(Fuessen)住下并吃了一顿巴伐利亚菜——绵软多汁的Leberkaese配面包、酸菜,之后便沿着四处可见的指示牌前往四五公里之外的新、旧天鹅堡。稍显阴霾的天气反而成就了两座古堡,越发显得它们轮廓清奇,与身后的湖水、草地搭配得红白青翠。两堡相距不远,依山凭湖而对,分别是两代巴伐利亚国王的杰作。旧堡无论从地势、风貌都平易许多,它是父亲马克西米安二世(Maximillian II)1836年所建,作为家族的夏宫,满溢着一种家居的恭顺和朴实气息。

    大部分游客都对旧堡过而不入,径直奔新堡而去。乘坐汽车或马车不是我们的选择,20分钟的山路对于追寻浪漫的情侣或游客而言是最好的铺垫。去往新堡的路上,时有白云飘来拂去,行人们都似茫茫然走在雾里。更适合远观的新堡高耸嵯峨、洁白无瑕,嵌在白云和丝绒般的湖泊间。确如那位儿子路德维希二世(King Ludwig II)所设想的,它本是为白雪公主准备的梦乡。为防拥挤,游人必须分批进入,室内360个房间和内厅的的装饰令人瞠目结舌,不是因为华丽,而是因为虚幻——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爱恨、救赎故事,天鹅和天鹅骑士洛林根则贯穿始终。路德维希二世沉默英俊,但终身未婚,只沉溺于瓦格纳的音乐、童话和传说中。梦幻般的天鹅堡大概是他的自救工具,为童年叫魂,为纯洁正名——可惜的是,却忘记了当下。

    第四、第五日 落幕:慕尼黑

    路程:菲森-慕尼黑,共120公里,约2小时 公路:地方公路(70公里)— A95(48公里)游览时间:慕尼黑2~3天

    饮食:黑啤酒(Dunkelbier)、烤猪肘子(Schwanehaxen)、白香肠、巴伐利亚特产火腿

    在乡间奔驰了3天后,上午10点抵达慕尼黑,让城市动物的我很有返乡般的快乐。更重要的是,这个城市又是如此确凿的“城市”,作为南部德意志的宫廷文化中心,它似乎生来便与浓墨重彩的华丽和内在积蕴相联系。想一想吧,这里800年间一直是茜茜公主的家族维特斯1的领地,有了茜茜——无论是电影中的还是历史中的,它如何能不美丽活泼起来?因为对2008年1的期待,我们在进城前特意前往慕尼黑的奥林匹克公园参观。现在的慕尼黑奥林匹克公园对外国游客而言是景点,但对德国人而言是实实在在的健身场所。大片的绿地和湖泊散落在几个场馆之间,小径上是慢跑和滑轮滑的年轻人,大鱼在湖泊中悠闲地穿梭,欢快的儿童在公园里忙个不停??

    像德国其他城市一样,慕尼黑虽然大,但是景点集中。坐落在玛丽恩广场(Marienplatz)的新旧市政厅比邻而居,十分漂亮,是德国市政厅中少见的有生活气息的漂亮。因为惦记着这里好吃的猪肘子,法式教堂铁阿提纳(Theatinerkirche)、玛丽恩广场我都是咽着口水走过的。茜茜家族的夏宫宁芬堡(Schloss Nymphenburg)、王宫(Residenz)让人浮想联翩,那个天鹅堡狂人路德维希二世和茜茜就在此携手游玩?

    第二天专门跑到城市北边去看19世纪时曾与巴黎的蒙马特、纽约的SOHO齐名的艺术中心施瓦宾格地区,可惜除了画廊、咖啡馆、剧院等,活的艺术甚至艺术气息都已无法找到了。                

  

上一篇:前世今生 伦敦视觉之旅
下一篇:唐吉诃德路 坐车也要走三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