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俄罗斯 > 莫斯科

美人摸象莫斯科(二)

去红场的路上,街边橱窗的感觉

  我们的行程安排是这样的:3日(8月)晚抵莫斯科,入住酒店;第二天用过早餐就CHECK OUT,参观红场和克里姆林宫;然后坐当晚的火车去圣彼得堡。8号晚从圣彼得堡返回(莫斯科)。

  

  大巴带我们离开了伊斯迈洛瓦,向克里姆林宫进发。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白天的面貌。挨着酒店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城堡,两层;忘了是哪个皇帝的城堡了;然后再过去一点,有一个类似跳蚤市场的集市,据说那里的油画是最便宜的。

  印象里那里的街道很宽——街道,人,车,宽宽的大楼,感觉都是重型的,透出印象中前苏联特有的重工业的味道。但我十分的不肯定,因为回来后感觉到北京的路是最宽最好的,而那边的路又旧又窄。我没有拍酒店附近的照片,因此无法考证两种不同的印象孰真孰假。

  类似的困惑还有。

  记得沿途有很多白桦树和街心公园,城市浩大松散。草坪随意而潦草,长椅的两端各坐着一人——每个人都各怀心事或各自悠哉游哉;同时另一个相反的印象突然冒了出来把我弄糊涂了:走到莫斯科河边的时候,我振奋精神地向下望了一眼河水,有一点隐隐的失望——河水可不大干净;同时河边的路已经挤成一团,各种在现在看起来有点怪异的车把我们包围了:方头方脑颜色暗旧而沉重的拉达伏尔加们;车子堵成一团;不远处是一个新开的工地,许多大胡子的民工在抡着镐头样的东西。城市乱成一团。

  基玛仿佛看透了我们的心理,他忽然说了一句:莫斯科有世界上最多的好车和最多的“坏车”,然后看着我们。耶,是啊:乱车阵里很是有一些奔驰宝马的。基玛说:莫斯科人的车辆保有率很高,穷人和富人都有;城市很堵;房子很贵。然后他大谈取消福利分房后商品房天价,许多年轻人结婚后买不起房只好屈居住在父母家。

  那么这城市到底是地广人稀绿树成荫还是车多人多空地少呢,隔了这么长时间来回写游记,我的脑子里塞满各种充满矛盾的印象,而且无法判别真伪;其实当初迟迟无法下笔就是因为这次俄罗斯之行所见、所感和预想都是矛盾,对比尖锐素材芜杂,实在无法把这些一鳞半爪、几片断翅完整复原;事隔月余,现在依然无法交代给大家一头完整的大象。但也许这些都是这个城市的一些侧面,虽然细节破碎矛盾似是而非,但也许整体上更接近于真实。

  索性随着印象深浅顺序来个意识流吧:

  在车上看沿途街道的风景,人;道旁花店;街边橱窗的吸引

  大踏步的莫斯科人有一丝茫然(矛盾哈)——眼睛里的茫然(标准有点混乱);表情平和中带一点点的阴郁(阴郁来自他们的胡子,但同时又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沉思的道具——好象想的比较多的人总是不那么容易欢快);淡淡的阴郁中有一抹逆来顺受;

  最喜欢看那些老太太,那么胖,几乎象有一口锅扣在肚子上走路,可是那么雍容、笃定,头发在脑后挽成髻而且一丝不苟。威严,不苟言笑,很有尊严;大都穿花的长身裙,她们让我联想起那个切菜很有功夫的苏维埃大婶——错怪保尔柯察金的烂靴子那个。

  似乎觉得只有她们是不茫然的,因为她们的人生阅历和信仰是那样根深蒂固和不受冲击。年轻人不行,太多的为什么和太开放的标准和冲击。

  在车上看见玻璃门的花店,明净开敞的大玻璃,隐隐的花;还有流动的花摊。有女人拿着透明纸包着的长梗鲜花出来。板凳轻轻地念:TS--WI-DAY——花的俄文发音。

  还有路边雅芳的广告牌子(随处可见):美人微笑的樱桃小口的特写,旁边一管口红,广告词就是TS-WI-DAY;朱唇皓齿,艳若春华。

  在异乡看见街边的花店。在我是旅途的惊喜之一。

  街边橱窗的感觉。远远望过去。明亮的窗子。隐隐知道是工艺品店和家具装饰店。

  对异国情调的探究让我恨不能插翅逃下去嗅上一番。

  到处都是老房子,大片陈旧的银杏黄,暗败里透出当年奢华而繁复的褶裥

  路过普希金住过的老房子,很普通的混迹在银杏黄里,导游只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

  这个国家有我太多的好奇和向往,有太厚重的内涵。我的纺织姑娘;田野静悄悄——那有雾的大片的田野——

  俄罗斯中餐馆。通常在地下半层。永远有轻微的霉味。旁边是小的超市,卖很便宜的矿泉水、很贵的鱼子酱和很好吃的蛋筒冰淇淋。晚上8点前就关门。周末不营业(莫斯科人喜欢到郊外度周末)。门前的街道有很小的斜坡。街上有高大的梧桐树和安静而陈旧的居民区。天阴着。

  去红场,亚历山大花园和克里姆林宫

  亚历山大花园的阳光很暖。天大晴。

  青铜的雕塑在水中诉说渔夫和金鱼的故事(普希金的长诗)。喷泉在阳光下。欢乐,美丽,祥和。

  平台上欧洲的灯盏。是很多年前收到的贺卡的背景。青岛也有。

  !:)

上一篇: 莫斯科商业印象(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