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挪威 > 挪威

挪威峡湾漫记 最恋雨城晴日

      恐怕这是欧洲各次出行之中最轻松的一次,同行的MM订好了机票,订好了公寓,行程目的地有成熟的一日交通套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打包送上飞机。

    一直听说BERGEN是出了名的雨城。而上周末出发之前,我一遍遍地查天气预报,却反复得到确认,我们去的这三天全是大晴天,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挪威航空的飞机在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之后,把我们缓缓地送到了挪威的第二大城市——BERGEN。乘上机场大巴,半小时之后,我们到达终点站:一个大概叫什么ROYAL HOTEL的宾馆。这里离BERGEN著名的,传说中的鱼市场,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却已经安静许多。我们戏说,BERGEN的小,名不虚传,大概离开鱼市500米之外,就已经算做郊区了吧。

    曲折绕行上了小山坡,找到自己的公寓,颇费周折地进了门安顿好,这晴好的一整个下午,就属于BERGEN了。

    这个挪威第二大的城市,实在是一个开门见山,一眼望尽的小城。而在这个城市里,对于游客最有名的,就是鱼市场(fish market)和山顶。从公寓晃到INFORMATION先把后两天的松恩和哈当厄尔峡湾套票买好,出了门,就到鱼市去挑挑拣拣,计划我们的晚餐。

    鱼市里果然什么海鲜都有,北极虾,各种做法的三文鱼,螃蟹,鲸鱼肉……每个摊主看到游客在徘徊的时候,都会热情地切下几小片鱼肉伸到游客面前请大伙品尝。在这种热情的攻势下,实在不好意思三心二意,很快地,虾,霸王蟹腿和叫不出名字的螃蟹钳子,几种生的熟的三文鱼,已经重重地拎在我们手里了。

    北欧的夏天,阳光格外慷慨,尽管时近8月下旬,我们晚餐过后还有充裕的时间可以到处走走看看。

    我们的公寓订在一片安静的住宅区,从市中心向上山的方向走一小段路就到。从公寓转个弯上山,刚一走出来就看到一面平静的小湖,周围绿草如茵。湖边三三两两坐着人,一对年青的小情侣索性围着一个锅,锅里是他俩的晚餐,对着湖水和旁边的教堂,还有山下如画的风景,应是胃口大开。

    在鱼市附近继续小逛。BERGEN是一个干净的地方,想必OSLO也应如此。和斯德哥尔摩一样,干净的城市,总是让人觉得很舒服惬意。

    拎着海鲜找超市买油盐。被鱼市的香味一刺激,我们人人眼前都勾勒出了一桌热乎乎的丰盛晚餐。

    上山可以乘坐缆车,而我们选择了直接从弯曲的山路暴走上来。

    山顶的旅游纪念品店门口有一大片带台阶的平台,平台周围可以200度地俯瞰BERGEN。此时黄昏,很多游客散坐在台阶上,对着西方等待日落。夜晚的风很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手端一杯热热的咖啡,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白天喧闹的小城渐渐被夕阳染成红色,再被暮色吞没。

    循另一条路下得山来,比上山竟是快了许多。回公寓的路上,顺路摘了几个海棠果,酸中透着点甜,和路上不停在路边发现的小浆果(瑞典语叫hallon),凑成我们美味的餐后水果。

    这一晚,遇到我们跟本地猫的第一个插曲。

    公寓的第一夜——午夜凶猫

    同行的一个MM比我们早睡,说在里间总是听到屋顶有猫在叫,我们的床在外间也贴近斜的屋顶,晚些睡的时候这只猫或近或远的叫声仍是未停。一夜除了猫声,别的倒也安静。

    翌日早晨,我在朦胧中突然听到里间MM一声惨叫,接着冲出来跳到我的床上,惊魂未定。紧接着本应没人的里间一片跳腾声。原来MM一夜被猫叫打扰得睡不好,大清早就起来想找找猫究竟在哪里叫,无意打开一个开在墙上的小门,应该是储藏间之类的,突然从里面窜出一只大黑猫;MM吓坏,而猫比MM更惊慌,在屋里上窜下跳。我比她俩更害怕,一向怕猫的我,听完赶紧窜至客厅,过了几分钟,里面安静了,MM犹豫着回去一看,黑猫居然原路返回,又藏进了墙壁里。

    这只猫成了我们的谜。为什么房东家墙壁的夹层里会有一只猫?为什么它又叫得那么凄厉?

    循另一条路下得山来,比上山竟是快了许多。回公寓的路上,顺路摘了几个海棠果,酸中透着点甜,和路上不停在路边发现的小浆果(瑞典语叫hallon),凑成我们美味的餐后水果。

    这一晚,遇到我们跟本地猫的第一个插曲。

    公寓的第一夜——午夜凶猫

    同行的一个MM比我们早睡,说在里间总是听到屋顶有猫在叫,我们的床在外间也贴近斜的屋顶,晚些睡的时候这只猫或近或远的叫声仍是未停。一夜除了猫声,别的倒也安静。

    翌日早晨,我在朦胧中突然听到里间MM一声惨叫,接着冲出来跳到我的床上,惊魂未定。紧接着本应没人的里间一片跳腾声。原来MM一夜被猫叫打扰得睡不好,大清早就起来想找找猫究竟在哪里叫,无意打开一个开在墙上的小门,应该是储藏间之类的,突然从里面窜出一只大黑猫;MM吓坏,而猫比MM更惊慌,在屋里上窜下跳。我比她俩更害怕,一向怕猫的我,听完赶紧窜至客厅,过了几分钟,里面安静了,MM犹豫着回去一看,黑猫居然原路返回,又藏进了墙壁里。

                  

       

    这只猫成了我们的谜。为什么房东家墙壁的夹层里会有一只猫?为什么它又叫得那么凄厉?

    这一日,事先买好了松恩峡湾的套票,我们还是按时启程,在BERGEN火车站乘上了早上8:40到MYDAL的火车。

    火车一路行进,在MYDAL下了车,接着换上一列高山火车FL?MBANA。乍一看有点象国内的绿皮火车,只是车内要干净舒服许多。这辆车一直在山上行进,一路在很多山洞里穿行,山洞之间居高临下看到不少美景。

    当我们欢呼于眼前一个瀑布的时候,车缓缓停了,五分钟的时间供游客下车欣赏。瀑布前适时地响起了一曲悠远的音乐,听起来似乎有山谷的回音。水雾和着乐曲扑面而来,瀑布近在咫尺。阳光下,似乎有水灵跳跃,果然,乐曲声中,有装扮好的两三名女子在瀑布上起舞,远远的,并不能看清楚她们整个人,只看得到她在水0没,瀑布也因此似乎有了点灵气。

    乐曲终了,游人上车,继续前行。

    不多时,我们下车了。此日的终点,松恩峡湾的FL?M到站。INFO里游人穿梭,我排在里面也拿了一份地图并且得到了推荐的暴走路线。得知暴走的终点还是一个瀑布,我们决定就在小镇中心四处转转了。沉浸在这样的景色里,就算懒懒地坐在长椅上晒半日太阳,也是舒服惬意的。

    我们选择的是12小时的游程,晚上8点多才回到BERGEN中心火车站。

    回到公寓,我们的门上赫然出现一张大大的字条,写着“紧急!”看完终于知道那只猫的来历。它是邻居的猫,猫主人说是因为这种旧式的HOUSE构造问题,不知怎么的,它就掉进了我们的墙壁夹层出不来了,怪不得一夜都叫得那么悲切。猫主人可能是循声找到了方位,贴字条让我们一回来赶紧联系她,她来救猫出去。

    猫被吓得太厉害,我们不敢妄动。猫主人来的时候,背着一个大的背包,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准备从里间把猫从墙壁夹层里“捞”出来以后,放在背包里带回家。猫是宁死不从,四处逃窜,主人费了半天气力,脸也白了,眼泪也快下来了,总算把猫勉强塞进去带走。下楼听见猫在包里凄惨微弱的叫声,我们只是希望它不要再一次掉进我们的墙壁,重来一回这样惨烈的过程。

    第三日,我们选择的是哈当厄尔峡湾套票。

    仍然是早上同班的火车,在VOSS下车,换乘巴士。巴士在山间行进,比前日窗外的风景似乎诱人。

    其间更是驶入盘山公路,这一段路,有众多的急弯,让人回想起在黄龙旅游时的那一段山道。司机技术娴熟,毫不在乎。

    风景从左窗换到右窗,下一个弯道又换回左窗,车里的相机响个不停。

    途经瀑布的时候,司机会故意放慢车速,停留个数秒,待我们看看彩虹,按几下快门,就又加速前进。

    巴士停在一个小站ULVIK,从这里,我们要换峡湾游船,乘游船到达今年中午栖息的小站。

    小站上,我们解决了昂贵的,并且与马蜂不停战斗的午餐。坐在面水的木桌椅上,我们象那些以晒太阳为享受的北欧人一样,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下,看往来的船,看天上的云变化万千,看云下面的山上光影不停变幻,看来了又回的水上飞机,看捏着鼻子跳下水,冷着浑身打战哆哆嗦嗦上岸来,趴在码头的木格子地板上晒干的孩子们……我们本来没有度一个悠闲假日的打算,却真正在小镇上过了悠然的一个中午。

    回到BERGEN,找到一家打着川菜旗号的餐厅解决晚饭。照例贵得要死,对比之下,我总算认为斯德哥尔摩的物价还算可爱。川粤馆,老板讲广东话,让他做川菜实在觉得可能勉为其难,却也稍做出了点辣味,同去的两个MM也颇为喜欢;在公寓附近,比几百米外的鱼市场对面的中餐馆价格可爱一些。

    在BERGEN呆到第三天了,房东却从头到尾一直未曾露过面,电话也没有打过一个。我们甚至怀疑,明早我们直接收拾好走人,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晚上,订房的MM还是再尝试着打了电话过去,终于有人接听,这才约定晚上来收房租。碰上这样的房东真是头一回,到达的那天,如果不是碰上邻居,或许我们不得不另寻住处了,或者寻不到,甚至流落街头;而最后一天貌似我们是非要给他租子,他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晚上终于迟迟现身,一张不出奇的脸,在我们看来,就是一张不怎么诚信的脸了:)拿了租子,匆匆走掉,没有二话。

    本该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房东走后,第二段猫的插曲闪亮登场。

    插曲之二——午夜散步

    大约晚上11点,我和两个MM在沙发上欣赏拍的片片,正谈得高兴间,我只觉余光扫到一个黑黑的活物,定神一看,另一只不知道谁家的大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个窗户进了我们的屋子,在客厅里大摇大摆地闲逛。                

  

上一篇:希腊 打开门窗尽享爱琴海的美景
下一篇:领略圣彼得堡风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