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土耳其 > 土耳其

卡帕多奇亚废墟中基督盛世

    

  仙人的烟囱

    “卡帕多西亚”这个古老的名字早已从今天的土耳其地图上消失了,但是《圣经》却没有遗忘它;荒凉的景色中充满着神秘诡异,让人联想到世界的末日; 从最初罗马帝国的1,到后来伊斯兰教的统治,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里,祈祷之声从未在卡帕多西亚中断……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仙人的烟囱

    虽然,“卡帕多西亚”这个古老的名字,早已从今天的土耳其地图上消失了,但是每一个游人更乐意记住它。

    1907年的一天,法国的耶稣会学者耶发尼昂在他的安那托利亚之旅中,偶然发现了卡帕多西亚这片壮观的诡异的风景,他是这样形容的:“这让我们大吃一惊,我还记得灼人烈日的强光下,最棒的风景在我们眼前流动!”

    而21世纪初的秋天,同样是烈日灼人的一天,行走在安那托利亚西部高原的路上,从那块猛然跳入眼底的骆驼状的岩石之后,更加奇异的景象源源不断冲进了我的视线:没有绿色植物掩映的光秃秃的一块块淡黄发白的岩石,或是高起如锥,或是尖耸如金字塔,或是像戴帽子的城堡,或是像一枚枚巨大的尖钉突起在山坡上,或是像朵朵瘦高的蘑菇……还有更多沟壑纵深的岩石连绵成片,并形成一座座山谷,在高原的湛蓝的天空映衬中轮廓分明,在强烈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这就是土耳其人口中的“仙人的烟囱”吧?

    这一幅千变万化的岩石立体画,彷佛是月球的表面,横空铺展在4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据说,这奇特的地形是火山和侵蚀作用形成的。位于卡帕多西亚地区的埃尔吉亚斯山曾经是一座活火山。火山的多次喷发,使得周围地区完全被凝灰岩覆盖,形成了泥浆和灰烬堆积而成的厚厚岩层。熔岩遮盖了凝灰岩,雨水洪水洗刷了容颜表面创造出深谷和岩石裂隙,而斜坡的地方则被刻画成形状惊人的锥体和柱子,加上风力的鬼斧神工,便将其雕刻成我们现在称之为“仙人烟囱”的奇特地貌。

       

    这里就是卡帕多西亚。

    原本以为,单单凭这三百万年前火山爆发留下的奇特景观,看多了总会腻吧?单单凭这奇异的地形,再惊异也超不过新疆魔鬼城带给我的震撼吧?

    走进卡帕多西亚,走进火山岩下精心挖掘出来的一个个教堂遗迹,我却越走越困惑,越走越惊惶,才发现自己对这片陌生土地的无知——为什么这样荒凉的地方,这样一个回教腹地,却曾经孕育了基督教的辉煌时刻?那一千多所教堂是谁建立的?又是何时无声无息衰落了下去?

  谁建造了千所教堂?

    谁建造了千所教堂?

    过去的时代里,曾经有人躲藏在这不毛之地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这是一群只为上帝而活着的人。对上帝的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为了坚守自己的信仰,他们逃出重重1,在山岩上凿出的洞窟中,他们过着禁欲的修道生活。

    据说早在公元前3世纪,就有村民已经在此居住了,神奇的火山岩白天是坚硬的,晚上却变得柔软,开凿起来并不辛苦,而且居住在里面冬暖夏凉。火山灰表面上是沙子,却比安那托利亚草原的土壤更为肥沃,周边的树木、葡萄和蔬菜都很容易生长,直到今天还有很多农人在这里居住。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难道不是上帝的恩赐么?表面干燥、荒凉、寸草不生,可以避人耳目,却依赖着这神奇的火山岩,造就出一个世外桃源。

    走近一个个岩锥仔细端详,看到岩锥里面已被巧妙地掏空,造就成了一个个可以住人的岩洞,有些凿出的门洞离地数十米,要顺着曲窄的石梯才能攀援而上。洞窟里面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修道士们把洞窟内的岩石凿穿,建起了柱子和拱形门,完整地再现了教堂建筑的特点和内部结构。岩锥顶部凿成圆穹,底部有圆柱、拱门和台阶。

    聚集的岩锥往往一岩一室。因为没有窗户,进去后,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到有的洞室有一张大桌子,有的空无一物,但是穹顶和四壁几乎都有彩画,描绘的都是基督教的故事……虽然有的洞室壁画损毁严重,但十几个世纪之后,这些壁画的色彩还算保存得完好而鲜艳。对基督教不熟悉的我,依稀能认出“洗礼”、“最后的晚餐”、“被钉上十字架的耶稣”、以及“耶稣基督升天”的很少的一些内容。但是走过几个洞室之后,我发现,很多洞室的壁画有不少是重复的。画风说不上精致,但和洞内粗糙、简陋的环境陈设比起来,则显得辉煌多了。

    也许是看多了国内具有很高艺术成就的壁画石窟造像,除了感叹卡帕多西亚地貌的神奇,以及洞室凿建得巧妙,确实没有被这些简单粗旷的壁画打动。但是,身处其中,仍在被一种深刻的情绪左右着,震撼着。

    在这样简陋与世隔绝的环境下修行的人们,不是苦行僧是什么呢?他们从何而来?又是怎样在此修行的呢?他们带着怎样的虔诚之心将基督教的故事画满了每一个角落?有一些洞室索性成了他们的墓室,他们的尸骨静静守候在他们修练了一生的洞穴里,显得那样安详、那样与世无争。

    公元45年,基督教开始流传,使徒在小亚细亚地区传播福音。而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1也亦步亦趋。

    为了逃避罗马帝国以及后来的阿拉伯人的1,荒凉孤寂的卡帕多西亚变成了理想的避难所。让修道士们暗喜的却是:上帝如此厚爱他们,赐给了他们一个近距离与上帝对话的地方,在不受1与干扰的黑暗中冥想1,他们与上帝是如此接近……

    越来越多的追随者也聚集过来,第一座基督教修道院诞生了。凯撒里亚主教圣巴西尔在卡帕多西亚引进了僧侣制度,并为这个兴起的社群立下了规则,据说这个规则至今仍被希腊东正教教会所遵循。

    修道士们开凿山洞,并将它们连接起来,形成修道院和教堂。后来这里便成了他们生活和祈祷的地方。当年,修道士们就是在洞窟中在斋戒、祈祷、守贞中度过他们的信仰生活。

    随着时光的流逝,山洞越凿越多。基督教之光照亮了这片奇异山谷。

       

  最后的基督盛世

    最后的基督盛世

    在卡帕多西亚,修道士们采取了集体生活、集体修行的方法。修道士们更凭着对基督的崇拜,舍生忘死地挖成一个个岩洞教堂,在洞窟中度过他们的信仰生活。

    8世纪到9世纪,拜占庭的统治者与基督教势力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当时的统治者严令取缔圣像、圣物、圣迹崇拜,没收教会财产,强迫修道士还俗。这就是宗教史上著名的“圣像破坏运动”。不少洞室里的墙壁上描绘的这些令人费解的图案,就是那场运动的证明。

    传统的基督教修行,往往是独自一人,而在卡帕多西亚,修道士们采取了集体生活、集体修行的方法。于是手无寸铁的修行者们,把自己当成了基督教军团的箭头,勇敢地与拜占庭统治者抗争着。手绘的十字爬满了他们的修行之所,他们还在柔软的火山岩石上孜孜不倦地建造着一座一座基督教的教堂与礼拜堂,并用拜占廷绘画进行了装饰。苹果树教堂、黑暗教堂和纽扣教堂都是按照那个时期主导的拜占廷式建筑风格装饰的。

    卡帕多西亚基督教盛世的迎来,竟然是拜占廷人战败之后,在信仰伊斯兰教的塞尔柱人统治之下那段时期。由于塞尔柱人的宽容,基督教徒们无忧地生活着。伊拉拉峡谷中圣乔治教堂的塞尔柱苏丹梅萨德二世的画像便是那段历史最好的见证。那段时期,修道院被装饰一新,当地还出现了很多作为拜占庭拓荒者的贵族战士,他们努力抵御着阿拉伯入侵者,他们的战袍上绘着圣像。到13世纪时,卡帕多西亚的山洞已密如蜂巢。

    然而,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建立,身处回教腹地的卡帕多西亚终究抵挡不住历史的洪流。日益强盛的新宗教的力量席卷了整个安那托利亚。越来越多的人皈依了这个在当时有着先进思想和教义的新宗教。

    14世纪时,卡帕多西亚已经成为了完全被穆斯林统治的天下,卡帕多西亚人四散而去。这里成为无人区,洞穴湮没,荒草飘忽。

    一个伟大的时代终于结束了。并且消失得无声无息。

    1705年,法国人卢卡斯途经这个地区,在他的旅行日记里首次披露了这些岩石教堂的存在,但却没有人相信他;1834年,作为安纳托利亚系列风景画的一部分,查尔斯·特克希尔描绘了这些岩石教堂,第一次把它们介绍到西方;20世纪初,德国科学家H·罗特发表了他对这个地区的科学研究成果;1907年,天主教修道士吉劳米·德耶发尼昂绘制的该地区所有教堂的画图出版;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1958年,法国人尼科尔公布了许多早期研究中没有注意到的教堂,并且给出了这个地区的科学框架,通过它,人们今天了解了卡帕多西亚。

    这个曾经人满为患的基督教胜地,竟然从人们的眼皮地下失落了几百年,才又被世人寻找回来,难道不是造化弄人?

       

  逃避世界末日的地下之城

    逃避世界末日的地下之城

    阿拉伯人的搜捕,迫使基督徒隐身地下保护自己,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地下城市。到拜占廷时期,他们已经有能力抗衡阿拉伯人的进攻。

    想一尝“穴居”滋味吗?位于卡帕多西亚的“洞穴旅馆”绝对能令您大大满足!“洞穴旅馆”是一座由6个岩穴组成17个独立房间的洞穴旅馆。完整保留当地文化特色的整体规画设计,巧妙创造出一个摩登舒适与传统文化和诣并存的空间,绝对是“您最小的亲密空间,却也给您最大的个人隐私”。

    这是我在卡帕多西亚看到的一则旅馆的广告。时光退回到十世纪,甚至更早,两千多年前,这里每一处神秘的洞穴都是真实的避难场所。而21世纪的今天,洞穴却成了取悦游客的卡帕多西亚特色旅游产品了。时间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地下城堡的存在,史书上曾经全无记载,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一位出访土耳其的密使偶然经过,才揭开这个千载之谜。卡帕多西亚因此更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

    约2000年或更早以前,就有部族避乱隐居于此,利用天然熔岩洞拓宽改造,穴居成为隐居者理想的住所,这里留下了赫梯时代的印记。这些挖掘的避难所,后来在抵御公元642年及其以后的阿拉伯人的进攻中,变成了理想的工事。

    为了躲避阿拉伯人的搜捕,迫使基督徒隐身地下保护自己,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地下城市。更多人的加入,使这里的人口膨胀起来。地下城也越造越多,现在发现的就有令人震惊的四百座之多。到拜占廷时期,他们已经有能力抗衡阿拉伯人的进攻。

    进入了其中一座地下城堡得林库育,深达85米,上下贯通7层,简直就是一个地下迷宫。跨进地下城堡的大门,四周昏暗、低矮。竖井、隧道和巷路林立,两旁是蚁冢似的房间。游客只能猫腰低背,沿着壁上的箭头标志曲折而行。稍微慢点,前面的人闪身不见了,满是洞穴的空间里孤零零就剩了自己,还真有点阴森可怕,不由加快了脚步。边走边想象当年,这些基督徒是怎么与入侵者斗智斗勇的。

    这个多层的隐蔽的地下城市,据说最多的能容纳了3万人。各层有梯子相连,并挖了数十条竖洞和外逃的秘密出道。基督徒对密如蛛网的地下世界的改造实在不能不令人称奇,外面世界有的这里也并不缺少:起居室、厨房、畜舍、酒窖、教堂、神龛、食物储藏室等应有尽有。地下城的每一层的出入口还设“机关”,洞口上方置一个大圆石轮,若有敌情,启动开关,石轮会自动滚下,堵住进口。加上终年16度恒温环境,穴居人的生活其实还算不错。

    每走一段,便发现一个又深又高的长筒形洞,深不可测,走近了,一股股清风呼呼吹来,这是换气孔,以保持洞内有新鲜空气,好像现在的中央空调一样。

    深入地下好几十米,潮湿不是最大的问题么?基督徒们还得感谢上帝赐予他们的这些火山灰岩,这些神奇的凝灰岩具有既干燥又不吸收水分的特点,使得地下城里的生活很舒适。即使在今天,这些地下房间也被用来储存柠檬、柑橘和稻草。

    基督徒们还在洞中开辟了许多酒窟,他们酿制葡萄酒,在地面上挖出大小不一的坑,有的存放葡萄,有的冷藏酒罐。

    当然,地下城里不会缺少教堂。基督徒们在教堂祈祷,表达自己虔诚不变的心意。

    走出地下城堡,只觉得阳光格外地灿烂。回想这无尽头的狭小地道,曾拯救过无数受难的生命和灵魂,而他们居然如此恶劣的环境也能过得舒适自在,卡帕多西亚人确实令人敬佩。

    寻找回来的世界

    自然界精雕细刻、巧夺天工之美,加上奇异大地上一度的基督教文化盛世,格雷梅国家公园和卡帕多西亚石窟群,作为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1985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白天,在卡帕多西亚的废墟遗址里穿行着,享受着充足的阳光的沐浴,好奇地走遍每一个角落,和当地淳朴的农人打打招呼,和地毯店、葡萄酒店的老板们悠闲地侃侃价,喝着一小杯浓酽而甜蜜的土耳其红茶,耳边不时传来悠扬的阿拉伯语的唤拜声;傍晚,在山顶和土耳其朋友一起品着当地香醇的葡萄酒,眼前的落日映照之下,整个峡谷都被染成红色;晚上,被朋友拉到露天博物馆看夜景,在清朗如水的月光下,在露天博物馆的灯光里,我惊讶地看到一片童话般发光的城堡;夜深了,土耳其朋友却毫无睡意,于是陪着他们在酒吧里看了一场热烈的足球,领略了土耳其男人的热情奔放……在卡帕多西亚,时间彷佛变慢了,也不再重要。

    听说,后来到了19世纪,修道士们又回来住在这些岩锥体里。他们一直住到1922年。

    今天,信仰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就在教堂旁边耕作生活,尽管那些岩洞之外的生活已经变化,现代化的房舍已经出现。但还是有很多土耳其人习惯了洞穴生活,有些山洞变成了土耳其居家的住所,另一些则用作贮藏室或牲畜厩棚。

    但是还好,奥斯曼帝国统治的500多年里,没有人曾想过去毁灭这些神奇的遗迹。我更愿意这样来想:承接着历史,心怀宽广的土耳其人默默地守护着这样一片神奇的自然与文化遗产,这些其实还是源于塞尔柱时期的宽容之风的延续与发扬吧。

  

上一篇:[多图]芬兰奥兰卡 现实中的魔戒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