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土耳其 > 土耳其

博斯普鲁斯 土耳其的珍珠项链

    土耳其的珍珠项链

    刚到伊斯坦布尔不久的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应邀出席了一个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游船上举行的庆典。当我们站在船头,迎着着微微的海风,欣赏着海峡两岸的美丽夜景时,我不由得赞叹起来。我身旁的土耳其朋友就微笑着问我:“你知道我们土耳其人把博斯普鲁斯海峡叫作什么吗?”他呷了一口杯中的红葡萄酒,用吟诗般的语调,带着美酒的回味,意味深长地说:“叫土耳其的珍珠项链!”立刻,我感到一股美酒般的甘醇流入了心田。

    他不再多说,任由我自己去遐想。

    是啊,在土耳其人心目中,美丽的祖国就像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女。而博斯普鲁斯海峡,就是为他们的祖国锦上添花的一件亮丽、高贵、典雅的装饰。

    博斯普鲁斯海峡从某种意义上可说是世界上最为有趣最有魅力的海峡。它北连黑海南接马尔马拉海,横穿过伊斯坦布尔,把伊斯坦布尔划分为欧亚两部分。我在那里曾经有一个家,它位于博斯普鲁斯海峡北端,在欧洲一岸的一个美丽的小海湾的南岸。我家的大门和窗户正好对着海峡通往黑海的海口。在那里,我曾尽情地领略了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风采。不论白天黑夜,不论清晨傍晚,不论春夏秋冬,不论阴晴雨雪,不论浓妆淡抹,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美,让我在三年中,永远也没有看够。伴随着城市化发展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它依然保持着无比的魅力。

  土耳其的珍珠项链

    清晨,从我的窗口向左看,初升的太阳照在欧洲一岸房舍的玻璃上,傍晚,从我的窗口向右看,落日余辉映在亚洲一岸房舍的玻璃上,反射出耀眼的闪烁不定的星形光芒,像洒落了满山的钻石。入夜,水面上颤动着万家灯火,像洒满了五彩的碎玻璃。

    春天,海峡两岸的草丛中,开满了各种无名的野花。海里,有时能看到涌动的海豚的脊背。夏天,海峡两岸绿树茵茵,掩映着红瓦白墙。海里有成群的大大小小的鱼儿,还有螃蟹、海螺。

    岸边是一个挨一个的垂钓者;秋天,海里悠悠地漂着白色的水母;冬天,成群的海鸥就来啦。大群的海鸥在岸边静静地晒太阳,被什么惊动时,呼啦啦一齐振翅,飞舞在低空。当有人把面包屑抛向空中时,海鸥们便鸣叫着灵巧地冲向飞翔的面包屑,准确地把面包屑啄入口中。这洁白的精灵,让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美更加生动。

    博斯普鲁斯海峡虽然在土耳其境内,但由于它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1936年的《蒙特洛协议》把它规定为由土耳其政府管辖的一条国际海上航线。这也是一条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航线。一年四季日日夜夜永远不变又永远在变的,是南来北往川流不息的各种船只。

    把我一生其余的所有年头看到的船加在一起,也远远不会有这三年看到的多。最多的是不同国籍的五颜六色的货轮、油轮。也常常有游览海峡的白色的大船,船上总是大声播放着热闹的土耳其音乐,听起来好像船上的男女老少各个都在手舞足蹈。有时有小游艇划破蓝色的水面,留下一道白色的浪花。在风平浪静的周末,海湾里就出现了点点帆影。夏末和秋季,海湾里则是一片繁忙的渔船。常有人站在岸上,看渔船怎样撒网、收网,怎样把打上来的鱼装上大船。也有的人等着直接从船上买了刚打上来的新鲜鱼带回家。

    当我们随着游船的漂游,走近一个接一个的名胜古迹时,我明白了,土耳其人把海峡称作祖国的珍珠项链,更主要的还不是因为海峡的自然风光,而是因为海峡两岸汇聚着伊斯坦布尔乃至土耳其历史文化遗产的精华。伊斯坦布尔作为罗马、拜占庭、奥斯曼三大帝国的首都,留下了辉煌的历史遗迹。 

       

  蓝色清真寺

    蓝色清真寺,建于17 世纪,是土耳其最辉煌的世界上现存的唯一一座六塔清真寺。当时清真寺的宣礼塔除了每天五次召唤信徒做祷告的功用以外,也用作显示兴建者的能力和伟大。因此,有传说称,苏丹艾哈迈德一世要求建一支用金子做的宣礼塔。但是,耗费如此巨额的黄金实属背民之举。

    由于土耳其文的“金”字(altin)和“六”字(alti)的读音非常相近,设计师便故意偷换了概念,以“六”来代替了“金”,修建了这座独特的六塔清真寺。

    它的六座尖塔,成为它区别于多为两个塔或四个塔的其他任何清真寺的鲜明标志。蓝色清真寺的屋顶的建筑结构层层叠叠,由许多圆拱组成,远远望去,蔚为壮观。

    圣索菲亚大教堂,一直被公认为拜占廷建筑最完美的代表和拜占廷艺术的结晶,并被很多艺术史学家评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它始建于公元四世纪,是东罗马帝国最富丽堂皇的东正教教堂,曾在一千多年中都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和最大的圆顶建筑。今天它也是仅次于罗马的圣彼得教堂、伦敦的圣保罗教堂及米兰的度奥摩教堂等的世界几大教堂之一。教堂内墙壁、拱门和拱顶表面布满色彩斑斓的马赛克镶嵌画。在透过窗户洒进教堂的阳光的辉映下,镶嵌画熠熠闪烁。

    在1453年,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征服伊斯坦布尔(当时称拜占廷)之后,他们的君王穆罕?德把征服圣索菲亚大教堂视为得到了一切。他下令把所有过去基督教的标致统统去掉。于是,千年以来,一直高高矗立在圣索菲亚大教堂顶上,伸展着双臂,护卫着天下基督徒的十字架轰然倒地,马赛克画被石灰覆盖,圣索菲亚大教堂从此变成了清真寺。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后,土耳其国内的基督教徒们认为应该把它恢复成基督教教堂,而穆斯林则坚持认为它就是清真寺。双方争执不下,因为在他们心目中,谁拥有了它,谁就将拥有全世界。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即下令,将它改为了博物馆。石灰下面的马赛克镶嵌画得以重见天日。

       

  托普卡帕王宫

    托普卡帕王宫,奥斯曼帝国的君主使用了400多年的宫殿。从15世纪建成至19世纪中,先后有奥斯曼帝国的25位苏丹,就是在这里指点江山,统治着地跨欧亚非三大洲,在世界历史上称雄一时的庞大帝国。宫殿内珍藏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奇珍异宝。其中,来自中国的宋、元、明朝代的瓷器之多之精美之硕大定会让你大吃一惊。号称世界第三的重达86克拉的大钻石就珍藏在这座宫殿的珍宝馆中。

    加拉太塔,最早为拜占庭时代的城堡卫楼。现在是游客吃饭、喝咖啡、看肚皮舞、登高俯瞰博斯普鲁斯海峡、金角湾、马尔马拉海,远眺旧城北部的最好去处。如果你有机会到那里,土耳其人就会骄傲地向你提起,17世纪,早在莱特兄弟发明飞机前200年,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飞上天的人,一位叫切来比的土耳其人用自己发明的人造大翅膀,就是从这里成功地飞越海峡在对岸着陆。

    道尔马1切王宫,19世纪中叶以后,奥斯曼苏丹居住的宫殿。道尔马1切(Dolmabahce)这个名字是由土语的两个词dolma“填满”和bahce“花园”组成,意即“填海而造的花园”。这座用大理石、雪花石和斑岩石建造的宫殿显示了奥斯曼帝国最后的辉煌。在这里,你可以一睹重达 4.5 吨的全球最大的水晶灯以及全球最大的手织地毯。

    伊斯坦布尔现存各个不同时期的皇宫,包括行宫、夏宫等,多达十余座。不知道世界上是否还有另一座城市完好地保留着如此之多的皇宫。其中大部分分布在海峡两岸。那些紧邻海边,由白色大理石修筑,布满精美雕刻的宫殿,让乘船游览海峡的人们啧啧称赞。其中,前身为皇宫,现为五星级酒店的“凯宾斯基酒店”,在1996年被法国旅游杂志评为世界第三的理想酒店。

       

    鲁迈里城堡,欧洲最美丽的城堡之一。虽然它的建成只用了四个月,它的用途只有一年,但却因其为土耳其人征服伊斯坦布尔所发挥的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永远地矗立于海峡边,并永远地载入伊斯坦布尔乃至土耳其的史册。当时的土耳其人就是依靠这个城堡,控制了博斯普鲁斯海峡,切断了北面同盟国对拜占廷的支援,扼住了拜占廷的咽喉,得以将拜占廷置于死地。

    伊斯坦布尔全城共有清真寺2800多座。其中很多著名的古老清真寺也建在海边。这些清真寺的风格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明显不同。海峡边上还有无数千姿百态,玲珑别致,清秀典雅的奥斯曼式木造别墅。其中最老的已有约四百年的历史。

    白天,海峡两岸舒展开长长的五彩画卷。夜晚,一座座建筑被白色的灯光照得通体晶莹。把它们形容为一颗颗璀璨的珍珠被海峡这条链子串起一点也不过分。

  ortakoy清真寺

    我回想了一下土耳其的版图,这条作为欧亚分界线的海峡把伊斯坦布尔也把土耳其划成了欧亚两部分。那3%的欧洲部分还真有些像是土耳其秀美的头颅,那97%的亚洲部分正可以比作是土耳其丰腴的身躯。而由黑海和马尔马拉海所夹的狭长地带正好像土耳其婷婷的脖子。伊斯坦布尔就位于这个狭长的地带。海峡横贯于这条狭长地带,正像是一条珍珠项链戴在土耳其这个美人的脖子上。这真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比喻。

    我望着面前的土耳其朋友,也沾了一小口红葡萄酒。此时此刻,我品味到了土耳其人发自内心的对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的自豪、赞美和珍爱。

  

上一篇:荷兰 耶尔瑟克小镇盛产“黑色金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