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荷兰 > 荷兰

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享受艺术盛宴

    

    乘坐9个多小时的飞机来到阿姆斯特丹机场,紧接着是3个小时的车程抵达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若不是车窗外偶尔掠过几座风车,我几乎感受不到自己已身处荷兰。

    的确,很少有远道而来的游客,会将马斯特里赫特这个偏居荷兰南部一隅、深处比利时和德国夹缝中的小镇作为荷兰之旅的第一站。在这个被称为“最不像荷兰的荷兰城市”里,你几乎见不到山形墙,也见不到纵横密布的城市河道,更别提典型的荷兰式“船屋”了。

    然而每年3月,都会有上百架私人飞机、数万名游客涌向这个人口仅12万的小镇,专程前来参观一年一度的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TEFAF)。这个号称全球最高端的艺博会,每年吸引来自15个国家的200多个杰出的艺术品和古董经销商参展,展出价值10亿美元的艺术珍品。市面上顶尖的早期绘画大师作品,约有70%都能在这个博览会上看到。整整十天,整座马城都充满了节庆的气氛,各种音乐会、戏剧和演出都配合博览会接连上演。而我千里迢迢赶来此处,也是为了一睹这场盛事。

    欧洲文化交汇于此

    抵达马城时,天色已晚。汽车小心翼翼地驶入弯曲狭窄的街道,路上行人稀少,清冷潮湿。我曾好奇,这个偏狭之地,除了旅游业,几乎没有什么支柱产业可言,何以能够吸引一个国际性的艺博会在此举办呢?

    后来才发现,这座城市确有其不可取代之处。马斯特里赫特是荷兰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最早由罗马人建于马斯河(Maas)上。由于它是跨越马斯河的唯一一处浅滩,因此这里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马斯特里赫特的名字,就是起源于拉丁文的Mosae Trajectum,意为“跨越马斯河的地方”。

    由于小镇地理位置特殊,从马城到德国科隆,或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甚至比到阿姆斯特丹还近。远离首府,又有强邻环伺左右,导致这座小镇在2000多年历史中,不断遭受外族侵袭。英国、法国、西班牙和德国都曾先后入侵此地。

    自然而然的,这个小镇就成为了欧洲文化的交汇处。如今它的国际化程度,早已超越了荷兰北方的任何一座城市,根植于马城人的血液中,显现在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第二天一早,头发花白的马城导游科尔,一边用流利的英语和身边的西班牙美女“打情骂俏”,一边带我们徒步游览了一圈老城的中心。不出所料,我们在这里见到了各种文明留下的痕迹,罗马式的拱桥、法国哥特式教堂、东方风格的洋葱塔、马斯兰本土的文艺复兴式建筑……

    但是脚下的石子路和身边的17世纪老宅,却并没有太多沧桑感。老教堂的墙角画着巨幅的涂鸦;2000多年前的罗马拱桥旁,凌乱地停满了自行车;古老广场上的露天咖啡馆,虽然空无一人,但仍能想象傍晚时高朋满座的场景。

    一尊嘻皮笑脸、跳舞欢庆的小丑雕像,矗立在老城中心——斯多克广场入口,科尔在它脚边停了下来,说它代表着“马斯特里赫特精神”,即享受每一天。这时,他借机邀请一旁的美女和他演示了一遍贴面礼,作为“享受”的示范。左,右,左,三个响亮的亲吻声,引得大家全体发笑。

    与其他许多城市不同,马城的国际化并未以丧失个性为代价。事实上,这种对外来文化不加拘束、毫不掩饰的态度,反而显现出马城人对本土文化的自信。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1992年的《欧洲联盟条约》才会选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签署。在欧元之前,这座城市已经流通过三种货币,又何患再增加一种呢?

    19世纪的《伦敦条约》,将这片土地永久地划分给了荷兰。然而此地的自由精神和深厚的文化积淀,仍然无时无刻不吸引着邻邦的居民。德国人为艺术展览而跨出国门来到这里,比利时的学生为这里的夜生活而纷至沓来,意大利人艳羡这里的14世纪到16世纪意大利艺术品收藏,就连荷兰北部人,也向往这里“不像荷兰”的自然风光和无拘无束的生活。这些都为一个国际化的艺术博览会创造了绝佳的氛围和条件。

    庞大的“临时博物馆”

    博览会在一座足有4个足球场大的会展中心MECC举行。这座现代化的建筑位于马城的新城区,与古建筑林立的老城区隔河相望。

    开幕前一天,是专为重要顾客开设的VIP预展,近万名来自各国的大收藏家和专业人士,盛装出席了这天的展览。庞大的展厅虽是临时搭建的,置身其中,仍然感觉富丽堂皇。地毯柔软,鲜花锦簇,堪比博物馆的珍品陈设两边,端着香槟和精致点心的侍者穿梭于人流之中。整个会场觥筹交错,华服霓裳,俨然是一个极尽奢华和高雅的社交场所。

    然而其中,亚洲人的面孔少之又少。多的是那些一身香奈儿套装、珠光宝气的老太太,还有拄着红木拐杖、西装革履的老绅士,有的老富翁甚至开着自家的电子轮椅招摇过市,驾轻就熟。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多家包括卢浮宫、大英博物馆在内的各国博物馆代表,前来参加博览会。显然,这个高端社交圈,离中国还很遥远。

    不过对于普通参观者来说,博览会还是一个值得细看的“临时博物馆”。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马城艺博会,最早是以绘画和古董两个独立博览会分别展出,直到1988年才正式“合二为一”启用“TEFAF”之名。1991年,博览会根据市场需求,新增了现当代艺术专区,随后几年,又相继增设了珠宝、摄影、设计等新的领域。

    整个博览会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它所展出的欧洲古典和近代油画作品。莫奈、伦勃朗、巴斯蒂安·布尔东、埃德加·德加、古斯塔夫·莫罗这些平时都难得一见的名家之作,在这里却是主旋律。今年最重要的一幅展品,凡·高的《圣保罗医院的公园》,也是近半个世纪里首次在市场上露面,标价高达2500万欧元。

    而在现当代艺术专区,展出最多的,则是毕加索、夏加尔、康定斯基、安迪·沃霍尔、卢西奥·冯塔那等人的作品。近些年市场行情飞涨的达明安·赫斯特、杰夫·昆斯乃至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都极少呈现。光凭这点已经足以窥知西方主要藏家的收藏趣味了。

    逛累了,我们来到展会内设的餐厅里,预备享受一顿马城特色美食。不想,迎接我们的又是一位“奶奶级”的领座员。我们突然意识到,在这座小镇上,几乎还没见过什么当地的年轻人。最后,食物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印象,关于马城年轻人的去向问题,倒成了一个不解之谜,跟着我们离开了小镇。

  

上一篇:[多图]德国柏林墙将进行修复 旅游景点涂鸦难保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