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西班牙 > 西班牙

享受加纳利群岛上的狂欢时光

    

    用15小时的飞行,5小时的转机等候,去赴一场9000多公里以外的狂欢,听上去本身就是一件疯狂的事。但当我来到这座距离西班牙本土1000多公里,散落在西非海岸上的加纳利群岛的时候,当我动情在那些流着斗牛士血液的民族,恨不得用热情化作火焰来燃烧自己的时候,当我随着狂欢的热情一起激动到彻夜不眠也浑然不知疲惫的时候,对已经习惯了无休无尽的工作压力的我来说,这份难得的经历换回的,是一次对心灵彻彻底底的释放。

    暂别肉食的2月狂欢

    在欧洲和拉丁美洲地区,每当2月来临,那带给人无限想像与热情的狂欢节就开始踩着它节奏明快的步伐,跳着令人炫目的舞蹈向人们靠近了。狂欢节在英语里称作Carnival,中文译作嘉年华会或狂欢节,现在Carnival这个叫法虽然已经被广泛使用到了很多庆典中,但在最开始,这个节日却曾与复活节有密切关系。复活节前有一个为期40天的大斋期,即四旬斋(lent)。斋期里,人们禁止娱乐,禁食肉食,反省、忏悔以纪念复活节前三天遭难的耶稣,生活肃穆沉闷,于是在斋期开始的前几天里,人们会专门举行宴会、1,纵情欢乐,故有“狂欢节”之说。狂欢节的日期根据复活节的日期推定,因此每年的狂欢节虽然不是同一天,但也基本都会在2月底。

    传统的狂欢节虽然源于一脉,但各个国家不同的风土人情,赋予了狂欢节别样的特色。其中最负盛名的要数巴西的狂欢节和威尼斯狂欢节。事实上,西班牙加纳利群岛的第一大岛特内里费岛的狂欢节也是全球闻名的。因着极强的民间参与特性,狂欢节期间,全欧洲爱热闹的人都喜欢到这里来释放快乐。

    特内里费岛:狂欢点燃2月

    加纳利群岛终年阳光明媚,海风吹拂,气温舒适。在群岛7个较大的海岛中,特内里费(Tenerife)岛和大加纳利(Gran Canaria)岛是最受游客倾慕的两个。2月19日,从马德里转机,4个小时后,西班牙伊比利亚航空公司的飞机把我们带到了特内里费岛的首府城市圣克鲁兹。到达的那个下午,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女王评选结果正式公布,全城都沉浸在激动和兴奋中,到酒店的路上,可以看到路边大幅绚烂的狂欢节海报,人们手里很多也都捧着为狂欢而准备的五彩缤纷的服装、头饰或是鼓笛等乐器,兴高采烈。

    一股狂欢前的热潮正在这座城市的脚下涌动。

    当天边的最后一缕日光从蔚蓝色的海平面褪去,夜幕降临,我们在造型师的帮助下,把自己装扮了一番,滑稽的小丑、可爱的大猫、还有来自遥远东方的神秘公主……没走出酒店的时候,我们内心还都有些忐忑,但刚刚迈出酒店大门,几辆被涂抹得绚烂无比的花车正从门前呼啸而过,车上已经沸腾起了劲爆的音乐,装扮得比我们夸张百倍的年轻人正在车顶上向我们蹦跳着打招呼呢!

    由于我们到达岛上的前夜下了雨,由政府统一安排的狂欢女王盛大花车1被改到了第二天,但这样的改动坚决不会影响人们自己去狂欢,而这种自发的群众狂欢来得似乎更加自然。圣克鲁兹的狂欢被规定在广场上以及广场延伸出的几条街道进行,不用打听它们的具体位置,跟着人潮走就一准儿没错!广场是狂欢的正中心,随之向外扩散,从外面走进去的人,每走一步就会感到体温同气温在一同升高。来到广场中心,一个巨大的舞台被聚光灯突显出来,舞台上西班牙的音乐家们正在现场热舞高歌,据说当地电视台正在现场直播这场演出。再看台下,“狮子”、“机器人”、“小蜜蜂”、“大老虎”们各个跟着手舞足蹈,手里拿着的朗姆酒可乐、伏特加可乐、啤酒正在一杯一杯下肚,气氛还在不断地升高中。我们被挤到靠近广场中心的位置,结伴而来的朋友们各自围成圈喝着聊着跳着,其中一个圈子外围挤满了看客,我们走过去伸进头张望,一个西班牙帅哥正头戴瓜皮帽、身着灯笼裤1着上身,在众人的掌声中挥舞着双截棍大练中国功夫呢!我在人群中喊了一声:Bruce Lee(李小龙)!那帅哥立刻注意到了我们这几位真正的龙的传人,停下拳脚又是干杯又是拥抱,像是找到了“亲人”。

    时针指向12点,这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其他地方,都应该到了入睡的时间了吧,但是在西班牙,特别是狂欢节中,这个时间只能算作刚开场,好戏还在后面!此时,广场四面的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人,想大步走起来根本不可能,我们随着街上的人群边舞边喝,迎面走过来的有趣的人越来越多,装男人的女人、装女人的男人、警察、海盗、医生、自由女神、林肯、女妖、迈克尔·杰克逊、理发师陶德、仙人掌、木乃伊、塑料袋……我和路过的“中国清代小辫子”男人打趣说:我们今天的装扮都很像是东方人啊!那个家伙就要假装去撕我的“真人面具”,不认识的人们互相打闹成了一片,音乐在天地间沸腾,酒精也在慢慢燃烧起血液中的热情,街上,彩灯、彩衣和欢笑交织成了一片彩色的狂欢,各种“怪人”从眼前流过,时空都变得“错乱”了起来。

       

    大加纳利岛:夜空中的白色热情

    在特内里费岛上经过两个晚上“色彩缤纷”的狂欢后,第三天我们搭乘小飞机用了25分钟,飞到了加纳利群岛上第二大海岛大加纳利岛。这里的2月狂欢极为特别,与特内里费岛上的绚烂相比,大加纳利岛上的狂欢来得是那么的“干脆”和“纯洁”,在狂欢节庆祝的夜晚,人们全部身着白色服装,互相喷洒白色粉末,因此被我们称作了“白色狂欢节”。

    白色狂欢节的来源并没有什么特别严肃的宗教故事,但讲起来却十分有趣。

    相传,这与当时那些在美洲发了财的西班牙人有关,当他们从拉美带回来了大量的财宝变得富有无比的时候,人们开始走上街头庆祝,这时有人发现了一车放在街边已经变质了的面粉,随意拿起来撒向身边的人,大家觉得非常有趣,从此就开始了狂欢节上泼洒面粉的习俗。不过现在西班牙人在庆祝的时候已经不会去浪费粮食了,而是用爽身粉来替代。

    狂欢节上,年轻人的白色服装相对比较随意,T恤裤子无论什么,只要是白色就好。上了些年纪的人则更加传统,大都装扮成15、16世纪发现新大陆时人们的样子,女士们更为精致,白色的蕾丝镂空碎花阳伞,大檐的白色草帽,端庄的高领宫廷长裙,贵妇般迷人。在人群中,我们这群来自东方国度的游客格外显眼,毫无疑问地成了爽身粉“炮弹”的靶心,从街头走到街尾,头发、脸、包甚至相机全部成了白色。摄影师石头一直在飞扬的爽身粉中无比敬业地坚持拍照,从白烟弥漫中钻出来的时候,俨然成了“雪人”。工作完毕,热情却已点燃,石头说:“走,买爽身粉去!”

  

上一篇:[多图]住在“太阳船”里的德国人
下一篇:[多图]伦敦 走古老街巷逛创意市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