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土耳其 > 土耳其

土耳其特拉布宗 天涯海角间的尘世

 Hatice 喜欢在雨中漫步,身体被雨雾包裹着。走在黑海边的沙滩上,被雨水洗刷过后的沙滩,像浴盐,细而不腻。往身后望去,虚无缥缈中青黛葱葱的山中,褐色悬崖孤傲地耸立着。而这之间的喧嚣尘世,就是特拉布宗。

    看我对Laz Boregi的制作方法兴趣满满,Hatice认真甚至有些严肃地把配料单抄给我:

  

    3份 yufkas (一种土耳其特有的薄面饼)

    2 杯 feta奶酪;1/2杯切碎的新鲜薄荷叶

    1个鸡蛋;1杯全脂牛奶(千万别弄脱脂牛奶那些新鲜玩意儿);6 汤匙黄油;糖、黑胡椒、水适量

    Hatice到现在都觉得母亲制作Laz Boregi的工序,严谨和复杂得就如同某种仪式。

    首先,原料yufkas的制作工序就如同工艺创作,面粉和水的比例要恰到好处,面饼擀得不能太薄也不能太厚。当上面的配料准备妥当,母亲会将烤箱调到350度进行预热,鸡蛋打到碗里,加上牛奶和威士忌酒混合均匀。在食物搅拌机加上feta奶酪和薄荷叶,打碎,盛出来放在一旁备用。这时候,对母亲而言,如同在舞台上乐手们都已经准备完毕,琴弦已经调试过,只等大幕拉开的那一刻表演就开始。而母亲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指挥者,yufkas、黄油还有那些配料们,在她的手指点拨之间,如同杂技般一层层叠好又如同吹气般波浪样凌空舞动。

    尘世

    在一些特别的日子里,母亲就会花一整个下午来准备这道黑海地区的著名点心。而这时,厨房就像母亲的某个秘密领地,没有她的许可,谁也不许擅自闯入。而年幼的Hatice总是能得到母亲的特许。很多年以后,她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同母亲一样对这些面团的魔术孜孜不倦。在北京,她会为了一个特别的土耳其料理的配料,开车找遍整个城市。“这大概因为我是特拉布宗人的原因。”

    Hatice的故乡在特拉布宗,黑海边的一座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港口古城,是古希腊人在东方的居所,据说公元前两千年就有中亚地区的原始土耳其民族都兰人在此居住。

    一直以来,特拉布宗都被认为是波斯北上至黑海,并经伊斯坦堡前往西班牙之贸易要道的必经之处,内陆地区对外的重要港口,一度曾经是特拉布宗帝国的首都。历史造就了这里复杂而又独特的人文气息。与地中海边的旅游胜地相比,这里少了些商业气氛,多了些淳朴。生活节奏缓慢,人们也更加关注生活细节。

    百年的石板街道尽头,是有着细长尖塔的清真寺。两边的店铺出售各种果汁冰糕和糖果,堆满了各种干果、茶叶,手工店铺里是花花绿绿的天然石质首饰。土耳其人中99%都是穆斯林,可在土耳其这片土地上也曾经经历过基督教的兴盛时代。在特拉布宗就有很多荒废了的基督教堂,很多都是拜占庭时期的。

    特拉布宗在西方人眼里一定是个遥远浪漫的地方、神秘的所在。虽然它远不如伊斯坦布尔那样名声显赫。但有那么一群西方作家仍然对这个天涯海角之间的尘世念念不忘。菲利普-格雷兹布鲁克在《卡尔斯之旅》里说,每个人自童年时代起都私藏着一份秘密地图,在他自己的那张地图上,特拉布宗占据了一个重要位置;《终极之地》的作者劳伦斯-米尔曼走遍世界各个角落,仍对青年时代那次特拉布宗之行充满了如同初恋般的情感:“许久许久以前,我搭乘土耳其海运公司客船,从伊斯坦布尔航向特拉布宗,那座夜莺之城,金弯刀之城?”儒勒-凡尔纳的小说《环游黑海历险记》里,一班黑海怪客执意不坐现代化的火车、轮船,一路坐着老式马车抵达特拉布宗;罗丝-麦考利则匪夷所思地让《特拉布宗之塔》的主角赶着一匹骆驼前往这个城市。特拉布宗更像是一个象征,想象中的符号。在他们心里,特拉布宗本身是什么样子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去往那里的过程。

    而对像Hatice这样从小生活在这个“夜莺之城”的当地人而言,没有了想象,只有尘世间实实在在的生活。她会以一种梦中呓语般的强调,向你描绘“hamsi”(鱼)的样子。这种黑海特产的,银白色细长条的海鱼,是特拉布宗人们最喜爱的特色食品之一。有关它的食谱,有上百种之多。据说吃过hamsi料理的人,再也忘不掉那种美味。也许那些对特拉布宗念念不忘的作家们,都曾经吃过hamsi大餐吧。

上一篇:南斯拉夫的下米拉诺瓦茨小镇 在蓝色多瑙河中自我陶醉
下一篇:布拉格的广场 布拉格的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