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捷克 > 布拉格

布拉格的广场 布拉格的桥

   作为“欧洲的心脏”,布拉格并没有“国际化大都市”的超然格局,却偏偏总能给人以无尽的遐想。

    年纪轻的,会想到周董的曲子,蔡依琳的歌,以及明星八卦;有些年纪的,就知道斯美塔那的《我的祖国》,或者还会哼唱德沃夏克的《新世界》的旋律。反正,布拉格是音乐的,莫扎特都说,布拉格人是他的知音。

    肯定还有人忘不了弗兰茨·卡夫卡,他把布拉格称作“带爪子的母亲”——不论走多远,都要被母亲的“爪子”抓回到身边。

    广场篇

    年轻的周杰伦用歌词送给蔡依琳一个黄昏的布拉格广场,有许愿池、白鸽和彩色玻璃窗。

    然而在布拉格,没有一个叫布拉格广场的地方,更没有罗马假日的许愿池。

    布拉格的广场有两个,分别叫做老城广场和瓦茨拉夫广场。

    老城广场

    欧洲的城市大多是从广场出发的。广场联接街道,街道联接桥梁和小巷,小巷又联接着市民家庭。这与中国的城市非常不同。中国的古城多以军政要塞为起点,所以城墙是城市的标识,比如去北京、西安,不绕着城墙走一走,这城是枉来的。而在欧洲,在布拉格,老城广场就是城市的年轮,岁月流经的足迹统统攒在这儿。

    布拉格之所以成为布拉格,是老城广场决定的,此话绝不吹嘘。如果11世纪时的东西商队不选择老城广场作为他们的商品交易处,今天的布拉格可能是伏尔塔瓦河畔的村落和山丘。

    老城广场有一张1820年的画像,今昔对比,容颜几乎未变,没扩张,没增添,没现代化建设的痕迹,这样的广场叫人打心眼里佩服。老城广场不大,没有大广场的那般气势,似乎也没有要跟人家比拼大小和气势的想法,它只是忠心守候它的这些老古董邻居:11世纪的行会会所,1338年的老市政厅,14世纪的提恩大教堂,15世纪的“耶稣受难”雕塑,18世纪初的圣尼古拉教堂……敢在这片广场上站出来,哪个老家伙是没点儿来头的?

    行会会所可能建于11世纪,是最早商人们转运货物和缴纳税款的地方,也可能就是布拉格建筑的始祖,不过看起来它又小又不起眼,当然这是与它那位高耸的哥特式老邻居石钟议院相比。

    石钟教堂再过来一点儿,是曾经的布拉格修道院,现在这儿的身份是“卡夫卡中心”,1883年卡夫卡在这里出生。

    广场正前方是布拉格的地标性建筑老市政厅,经过几个朝代的兴替,老市政厅的模样被历代当权者由着性子改来改去,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混搭多座哥特式与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群。老市政厅的东面是哥特式教堂“提恩圣女”,一座被浪漫化了的哥特式建筑。教堂上两座80米高的塔尖,被人们想象成情侣,分别命名亚当和夏娃,布拉格的新人都希望在这里举行婚礼。

    提恩堂收藏着一批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和查理大帝的金像,不过现在它的意义在于纪念发生于中世纪的胡斯宗教改革运动。宗教改革家杨·胡斯曾在老城广场的伯利恒教堂传道,公开指责教会的黑暗统治,主张宗教改革。1415年教会以“谋杀、贩卖圣职、0淫等不堪述说、卑鄙无耻的罪”将胡斯活活烧死,他的骨灰连同灰下的尘土一齐被抛入莱茵河中。胡斯之死很快掀起了胡斯党运动,宗教战争开始大面积爆发,一直延续到马丁·路德宗教改革。

    胡斯的雕像就在老城广场中央。在他脚下的长椅上坐下来,把流血牺牲之类的念头抛得远点,再远点,细细端详四周的老房子,倒是一个绝妙的休憩所在,只是每到整点这儿也挤着不少人观看天文钟报时。

    说到天文钟,它的来头很大,不亚于眼前这片广场——全布拉格的人可都来这儿对表,这是绝对的布拉格时间。天文钟中央是一个综合表盘,表盘上的黄道12星座围绕着地球和月亮运动,暗示着地球是整个宇宙的中心。整点一到,钟上的死神就拉动钟绳,天使两侧的小窗口打开,耶稣的12门徒在圣保罗的带领下依次现身,钟声和音乐响起,最后一声鸡鸣,报时结束。

    据说天文钟刚刚完工,制造者天文学家汉努斯就被刺瞎了双眼,因为贪心的布拉格市议员不愿意世界上再出现一个同样美丽的大钟。汉努斯病逝后,天文钟自动停走了一段日子,像为失去了父亲而默哀。

    老城广场上的故事讲也讲不完。不过到底时过境迁了,也有物是人非。看1820年的老城广场画像,这里都是忙碌着奔走谋生的小市民,如今新老城广场上却站满了来此一游的看客,大家排着队等一个较好的位置,站上去“喀嚓”一声,拍照走人;或者天文钟报时完毕,大家一哄而散,剩下偌大一个广场给鸽子散步。

    瓦茨拉夫广场

    从老城广场走到瓦茨拉夫广场,虽然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却仿佛穿过千年时光隧道,陡然置身于现代都市:欢迎抵达布拉格新城。

    长750米、宽60米的瓦茨拉夫大街与瓦茨拉夫广场构成了布拉格新城的中心。瓦茨拉夫大街直通到底便是国家博物馆,门前耸立着古代皇帝圣瓦茨拉夫的雕像。

    因为眉梢眼角的一些似曾相识,这里叫人想起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和协和广场。至于1968年“布拉格之春”苏军坦克开进这条大街的情景,谁还记得呢?可醉眼矇眬时,抬头却看见街头纪念两位0青年的雕像。

    正恍惚着,一袭红裙的摩登女郎铿锵有力地穿过马路,引起一阵汽车喇叭大赛;蹬脚踏车的少年自顾自地在路缝里辗转腾挪,眨眼间就快飞出了视线。

    虽不似老城广场那么沉得住气,瓦茨拉夫广场在布拉格市民中的人气却很旺。波季赛亚Kysela设计的巴佳百货建于1930年,是一座典型的实用主义风格建筑,或者说是一片弥漫着物欲香气的钢铁森林。常常看到单身女子站在名牌香水柜台前打量,也有贵妇模样的,两三成群地在这打发时间。百货公司从早到晚都是懒洋洋的,隔壁赌场却通宵达旦地作乐。攥着一把钞票的老头老太们喜欢把所剩无几的白天都耗在骰子和1上,而到了晚上,霓虹灯亮起来,一辆辆名贵轿车泊在赌场门口,小酒馆、咖啡馆和跳舞俱乐部开始正式进入角色,而瓦茨拉夫广场也醒了。

    夜晚的瓦茨拉夫广场令人心跳加速。其实,早在查理四世时期,它就是最热闹的马市——掐指算算,原来这广场的年头也不少了。

    古桥篇

    布拉格的中心轴线是伏尔塔瓦河。这座城市最重要的建筑,都可以在伏尔塔瓦河的倒影中找到。

    如果有钱又有闲的话,你可以到河中央的射击岛租一叶小舟,顺水漂流。

    不过,不管你有没有挥金如土的想法,我都建议你到桥上去。在桥上看河,或者看别的桥,除了美不胜收,我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并且,你一定要去查理大桥。

上一篇:土耳其特拉布宗 天涯海角间的尘世
下一篇:优雅的英格兰古都 温切斯特

.